瞳行简

身正以立世

猫王正传(祭释/父子轻松向)

       前情回顾:变成人形的樱空释,和变成人形的渊祭云雨了一番后,竟变成了小孩子模样,在经历了施针治疗失败后,渊祭抱着樱空释去找一个人,而那个人,也在……   
  
  变小记(三) 
  
  樱空释刚把熊十一送到渭清的山洞时,渭清见到人形的十一,印象不算坏。
  “樱空释将你送来,可有对你说过什么?”
  “……”
  “你为何不变回去?你可知成人变成人形返回原型后尚且要闭关一个月才能恢复元气,你才这么小……”
  渭清说着,却发现熊十一在目不转睛的盯着他看。
  他脸上,有什么吗?
  不过看他那认真样,估计他刚才说的那番话他一个字也没听进去。
  “你不想变回去我也没办法,不过你变回去元气大伤我可不帮你恢复。”
  “……”
  “我说你……”
  从始至终,熊十一一句话没接,只是一个劲的看他。
      渭清有些无奈,一挥爪子。
  空气中,出现了一个大红色的肚兜,然后飘荡荡的落在十一身上,自动的系好衣结。
  不错,比较合身。
  慢慢向熊十一走近,渭清眯起眼睛。
  黑曜石般的眸子水灵单纯,头上顶着的毛茸茸熊耳朵更让十一看起来很是可爱,肉肉的身体被大红的肚兜包裹,更显小孩子的朝气。
  况且这么久他一句话不说,性子定是极喜静的,初到乍来的小孩又是很怕生,短期内也得是拘谨又乖巧,如此一想,渭清对十一的印象更加好起来。
  只是他刚一走到十一跟前,刚想又张嘴同十一说话时,意想不到的事,发生了。
  什么乖巧拘谨,什么性喜安静,那外表给他带来的假象,以一种不可思议的速度瞬间湮灭。
  而后来的相处,更加让渭清觉得。
  他当时,一定是疯了。
  疯了才会那样想十一,疯了才会那样认为十一。
  “啊!啊!啊!!好可爱!!!”
  被抱进那肉乎乎的身体,渭清的脑袋被一阵疯狂的揉搓。
  “好漂亮啊!蓝眼睛!蓝眼睛!真的蓝眼睛耶!”
  捧起渭清的脑袋,十一仔细盯着渭清的眼睛。
  渭清愣住,没缓过劲来。
  樱空释不也是蓝眼睛吗?怎没见他有这么激动?
  “哇——你的腮帮好软噢——哇——手感好好——”
  腮帮被手微用力一扯,渭清的脸上瞬间被十一捏出两个球形,然后来回摆动。
  渭清继续愣。
  “还有,还有这肉垫,肉垫——”
  一把抓起渭清的爪子,十一眼中放光。
  “粉红色的,粉红色的肉垫——好干净哦——”
  “……”
  前掌被两只手抓住,十一的手指不停按着渭清的肉垫,一脸痴迷。
  渭清扯扯嘴。
  他,他刚才,都经历了什么。
  他可是魔君啊,魔君啊。
  他活这么久,可从来没人敢这样对过他。
  他身上的寒气还不够重吗?他的眼神还不够犀利吗?
  怎么面前这人,一点都不怕呢?
  “你——你——你——”
  渭清刚想对十一大吼,让十一停下,可突然的,十一抬起来了头。
  水汪汪的大眼直愣愣地盯着他,长长的睫毛刷子般的一眨。
  渭清欲要吼出的声音,死死地卡在喉咙里。
  “你真好看。”
  发自内心的赞美,真诚的语言。
  十一望着渭清,大大一笑。
  孩童银铃的声音响彻山洞,渭清听着,终究是没发火。
  可这,不过是个开端。
  他和十一,就像一团火和一盆水,水火不容,却又水能灭火。
  思想激烈的碰撞让一个老古董和一个小孩童在山洞里争论不断。
  可他无论多严厉,十一都不怕他。
  他说教十一,十一必顶嘴。
  绕是樱空释,也没这样不敬他过。
  他愈发上火,可十一同他顶嘴也并不是无理无据的,每每怼的他说不出话来,有时说不过他时,大眼一眨,睫毛一刷,渭清的嘴,就动不了了。
  夜晚的时候这孩子还非要抱着他睡,每日清晨他醒来,全身柔顺的毛蓬乱的就像踩到什么炸药般,四处炸篷开来。
  不过好在,他被“压迫”的日子,于今天,迎来了终结。
  十一变回去了。
  变回了小黑熊的模样。
  维持人形的幻术终究不能长久,十一一变回去,元气损失的都走不动道。
  可是。
  “啊——啊——啊——救命啊——”
  不能走却很能喊,渭清被他聒的头直疼。
  这孩子,真的是个奇葩啊!
  “喊什么喊!我又没对你做什么!”
  “可是,可是你的样子就是想对我做什么!”
  “你!”
  “啊——”
  你一言我一语的,一猫一熊在山洞里话说的火热。
  可就在这时,山洞里刮起了一阵冷风。
  人形状态的渊祭,抱着人形状态的小樱空释,招呼都不打的进来了。
  渭清吓了一跳。
  熊十一也吓了一跳。
  可当他们仔细看清渊祭怀中的樱空释时,反应皆是一愣。
  接着,只见无力的熊十一,像被打了激血般腾地坐了起来,然后教一蹬,飞扑向樱空释。
  “嘤,好可爱的小娃娃!熊哥哥抱!”
  
  ——TBC
 

评论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