瞳行简

身正以立世

猫王正传(祭释/父子轻松向)

  变小记(四)
  
  眼见熊十一就要扑到樱空释身上,黑着脸的渊祭一掌便将其推开。
  熊十一蜷缩着小黑身子,骨碌碌的滚到了一边。
  渭清见状摇了摇头,眼眸却一刻不停的盯着樱空释。
  说实话,见到这样的樱空释也不能怪十一失控,好一个粉雕玉砌的小娃娃,就是他见了,心里也直想去凑近乎。
  不过,他忍住了。
  顺了顺身上凌乱的毛,渭清将渊祭请到了里洞。
  无事不登三宝殿,看渊祭这一身架势,定是有什么大事要与他相商。
  果不其然。
  “变不回来?”
  渭清眨眨眼,盯着坐在渊祭大腿上的樱空释。
  樱空释正张着一双大眼,皱着孩童那特有软肉的小脸,耳朵耸拉着贴在脑袋上,怀里抱着自己的尾巴,求助的望着他。
  呵,真的是好可——
  渭清使劲的摇了摇头。
  “你可有什么解决之法?”
  将樱空释往怀里又紧实的搂了搂,渊祭用衣服包住樱空释,只留樱空释的脑袋在外头。
  而就是这样却让樱空释面部一下被刻意强调起来,脸上圆润的五官成为焦点,渭清收不住视线的直看樱空释,熊十一躲在暗处目光也是灼灼。
  渊祭有些心烦,衣袖一伸,直接挡在了樱空释面前。
  渭清视线受阻,回神过来想了想。
  “变不回来吗……”
  他之前是解决过这样的事例,但只一次,他不能确定他的这个方法在每个人身上都有效。
  “有的话就赶紧说。”
  渊祭催促道。
  渭清又想了想。
  “变回的方法很简单,喝一碗药便好,只是这药引——”
  渭清爪子在地上微微擦了擦,想好了便长舒一口气。
  渊祭屏住呼吸。
  “药引……就是他的至亲,在变回原型的状态下身体上的一块肉。”
  “一块肉?”
  樱空释望向渊祭。
  “哪里的肉?”
  渊祭问。
  “哪里都好,肉越多,药效就越好,变回原形的可能性也就越大。”
  因为原形状态下的肉质,有催发人形变回原状的因子,因子越多,变回的可能性当然越大。
  “还需要其他药吗?”
  “其他药我这皆能找到,但最重要的,是你的——”
  “父王不要——”
  突然的,樱空释的手一下抓住渊祭的衣领,一脸惊恐的望着他爹。
  “乖。”
  只说了一个字,渊祭大手轻轻覆盖在樱空释的脑袋上,来回抚动。
  “不要——!”
  小小的人儿蹬着小短腿在渊祭胸怀里乱蹭,像是要攀爬山顶般手也紧紧的箍住渊祭的脖子。
  “普通的熬药即可是吗?”
  大手轻轻拍了拍樱空释的屁股,渊祭盯着渭清的眼睛。
  渭清慎重的点了点头。
  “父王——”
  略微尖着嗓子,樱空释着急的去拽他爹衣袖,来回拉扯。
  渊祭圈着樱空释,由着樱空释在怀里闹。
  渭清见此,拉着在暗中看呆的十一,走向洞外。
  里洞中慢慢静了下来,樱空释不再闹腾,可仍坐在渊祭大腿上,手扯着渊祭的衣袖,微用力拉拽。
  “爹爹……”
  渊祭心头一动。
  “嗯,乖。”
  大手摸着樱空释的脑袋,渊祭目光如水。
  “释,释,释不要爹爹割肉——”
  “可不这样,你怎么变回去呢?”
  “我——一定,一定还有别的方法的——”
  倔强的说着,却是连樱空释自己,都不相信。
  他爹都不知道的,还是渭清所说,那方法就只此一个。
  “傻孩子,父王不会太痛的,就那么一下——”
  “不行——一下也不行——释不要爹爹痛——”
  “那你就打算一直这样吗?一直这样活着吗?”
  “我——”
  “好了,好了,你放心,爹爹真的只疼一下,只疼那么一下——”
  “不管不管!释不要爹爹割肉,释不要吃爹爹的肉!”
  再次闹腾起来,樱空释声音颤抖,小手小脚乱扑腾着,不让他爹抽身离开。
  他从未像现在这般的感情用事过。
  换作平常的他,面对这样的事定会冷静的权衡利弊,然后加以选择,代价总会有,没有代价又何来成效?
  可这次不一样。
  即便他知道他这样做是多么的无理,多么的于事无济,可他还是拼命的想去阻止。
  那可是他爹啊,他要去吃他爹的肉吗?
  况且他爹想救他肯定不会割一小块肉,要割也是有足足的份量,这叫他如何不难受,如何不心疼?
  “释——释——”
  怀中的踢打越发激烈,若不是渊祭好生搂着樱空释早不知从他腿上跌落多少次。
  “乖了,乖了,释乖啊——释乖——”
  “不,不行,不要,释不要——释不要——”
  “啧——你这孩子——”
  “不管不管,释不要!释就是不要!”
  手握成小拳头不停的砸着渊祭胸口,渊祭柔着嗓子哄了又哄,可就是不见樱空释停止。
  到最后,渊祭实在没了法子,手一用力,砍向樱空释的后脑。
  樱空释一愣,死命的睁着眼,但还是抵抗不住,晕了过去。
  重叹一口气,渊祭起身将樱空释放进防御结界中,抽身去了外洞。
  夜幕。
  樱空释醒来时,眼前是一大碗泛着金光的汤药。
  眼泪“刷——”一下的飙出眼眶,只是这次,樱空释没有再闹。
  眼前是变回猫状的他爹,一双大金眸子满是期待的望着他。
  樱空释一抹眼泪,颤抖的手接过汤药,一口一口的喝着,一滴不漏。
  药碗见底,樱空释又好生抿了抿。
  那是他珍视之人用血肉熬制而成,他不能有丝毫浪费。
  “感觉怎么样?”
  见樱空释放下碗,渊祭关切道。
  樱空释望着他爹,一身黑毛,后腿间被白沙布一道缠着一道,心里一阵抽动。
  “父王……”
  向渊祭伸出手,渊祭配合地跳进樱空释怀里。
  手摸着他爹的脑袋,然后绕到他爹脖下,来回抓挠。
  这对于猫科动物来说无疑是极为舒适的按摩,渊祭眼睛一眯,四爪朝天地仰着,享受的直哼哼。
  樱空释眼里还泛着泪花,见他爹如此舒适,更加卖力起来。
  夜不断加深,昏暗光下的洞中,舒适的颤尾音渐渐平息,最终归于平静。
  一个白发的小小少年,怀里搂抱着一只大黑猫,躺卧在干燥的草甸上,在药力的作用下再次沉沉的睡去。
  第二日,清晨。
  樱空释醒了,一个转身,轻唤了一声。
  樱空释一愣。
  他刚才……
  又轻唤了一声,樱空释不敢相信的眨眨眼。
  喵……喵……
  “腾——”的一下抬起“手”,浓密的白毛,细长的前肢。
  爪子,是爪子。
  不信的又上下摸了摸自己,樱空释仰头长唤。
  变小而引发的风波,在这一刻,终于落下帷幕。
  
  ——变小记完——
  
  
  
  
  

评论(1)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