瞳行简

身正以立世

【蓝氏双璧】三月天

  (一)吾家有弟
  
  云深不知处内,一处湖潭上,飘着一艘小船。
  船中亮着明亮的光,让人看了心中很是温暖。
  “啪。”
  是书本合上的声音。
  蓝曦臣弯着眉眼,笑容宴宴。
  “总算通完了。”
  话音刚落,只见对头坐着的那人也是书本一合。
  “嗯。”
  低沉的声音,略显僵硬的语调,蓝忘机一直紧绷的脸色终于稍显缓和。
  “出去看看?”
  蓝曦臣站起身来。
  “嗯。”
  二人一前一后,走出船舱。
  姑苏蓝氏的双壁,品行容貌皆是仙门世家子弟中数一数二的佼佼者。
  而这无限风光的背后,是常人所不知的辛勤和努力。
  将将二人所通之书,便是叔父蓝启仁所布下的课业。
  厚厚一本书,绕口又难懂,今晚要全部背下,明日蓝启仁还要随意抽查,兄弟二人自晚饭消食之后便一直看着背着,一丝都不敢大意。
  来船上通书,是蓝曦臣提议的。
  背书本就枯燥,再加上内容又多,坐在书案上读背太过死板,换个地方说不定更容易记忆。
  事实证明,蓝曦臣的想法很对。
  兄弟二人本就聪明灵慧,又是在这么个秀气的地方,翻书的速度一页接着一页。
  不过全部通完,也已是入夜。蓝忘机站在船甲上深吸一口气。
  微凉的空气冲刷着肺部,通书之疲一瞬消息不见。
  而进入肺里的,不止有空气。
  温温润润的,还夹杂着前方之人的的气息。
  蓝忘机眼眸微盍,注视着那人的肩膀。
  夜里露深,又是在湖泊中央,那人肩上满是露水,蓝忘机下意识地抬手,想替兄长扫去那一抹水光。
  “忘机——我们合奏吧——”
  突然地转身,在他将要抚上那衣角之时,上好的衣料擦着自己指尖,一晃而过。
  兄长的满是笑意的脸一下放大,蓝忘机一愣,立刻放下手,脸侧向一旁。
  “忘机?”
  “嗯……”
  于是,湖泊中央,小船之上,有人身形修长,有人款款而坐。
  琴与箫默契的响着一声一调。
  蓝忘机拨着弦,手微微发抖。
  刚才真的是,太险了。
  到现在他的心还噗通噗通的跳个不停。
  兄长的那突然一转,确实是吓到了他,但更多的,是……
  脑中又浮现出那张满是笑意的脸和那轻轻的一声:
  “忘机啊。”
  “嘣——”
  音调颤颤,诉说着掌琴之人的漫不经心。
  蓝曦臣微微一停,却发现他弟弟竟未发觉。
  再于是,琴萧仍相和而奏。
  蓝忘机鲜少有这样的时候,琴弦走音却毫无所觉。
  因为他脑中,那轻轻一声之后,是另一个人张狂的声音。
  世家子弟来姑苏求学,云梦江氏的那一个活宝,哭天呛地的被拖进门中。
  他不想来,他们姑苏蓝氏也不太想收。
  可惜双方都不能说破,也只能他来,我教。
  蓝启仁那会子恨不得眼天天长在那活宝身上,就怕他脑子一热,处处招惹他俩。
  但严密的盯视,总有疏忽的时候。
  他站在高阁之上,俯身望着阁下兄长忙碌的身影。
  兄长是要当家主的人,比不得他轻松,课才刚下,便跟着爹和叔父身后,学这学那。
  就是在那个时候,他注视兄长的眼神,被那活宝瞧了去。
  “蓝湛蓝湛,你现在一定不明白你这是怎么了吧?”
  “小爷儿懂啊!来来来——让我告诉你——”
  “你看好啊,你呀,就是想,这样——这样——”
  “砰——”
        微微一声响,那活宝口中叼着一根草,左右手各拎着一只白兔子,放在他眼前稍用力的将兔子头对头。
  而且,嘴对嘴。
  “牟——嘛——”
  愣住,不敢相信地愣住。
  “怎样?还不明白吗?那,这样——”
  活宝风风火火地跑走,然后又风风火火地跑回来。
  回来的时候,活宝手里抱着两颗大白菜。
  “你再仔细看啊——”
  “砰——”
  比较用力的,两颗白菜碰到了一起,活宝很用力的按着它们的头部,让他们如胶似漆的摩擦着——
  “魏无羡——你给我起来——!!!”
  一声嘶吼,活宝一声爆笑,逃难似的一溜烟跑没了影。
  事后他还要给他十坛“天子笑”再加一大袋椒盐花生米儿,做为他不到处乱说的“报酬”。
  那是他第一次羞红了脸,可他那迷茫的心,却一下有了答案。
  至于他为何会生出那种情感,蓝忘机勾了勾弦,抿了抿嘴。
  但这让他知晓答案的方式,委实让他有些接受不了。
  两只白兔子,两颗大白菜。
  头对头,嘴对嘴。
  摩擦,摩擦。
  他的脑中,已经什么都没有了,只有那兔子,那白菜,摩擦,摩擦……
  又勾了勾弦,肩上不轻不重的似被什么敲了一下。
  “兄长?”
  一抬头,发现他兄长不知何时站到了他身边,裂冰敲在了自己肩头。
  “忘机……你可知你刚才……都做了些什么?”
  蓝曦臣收回裂冰,对上蓝忘机的眼睛。
  “我?做了,什么?”
  蓝忘机皱眉。
  “我们的合奏,早结束了。”
  合奏结束,可他的琴,还在响。
  蓝曦臣转身望向他弟弟,脸上表情忽明忽暗,手中琴弦一下一下的拨着。
  都是一个音,都是一个音调,因为他弟弟,只在拨一根弦。
  一下,两下,三下。
        他弟弟只有在深陷沉思的时候才会做出这般动作,心事重重,只拨一弦。
  他望着他弟弟的脸,也同样抿了抿嘴。
  “兄长,我——”
  蓝忘机一时有些慌乱,他兄长是知道他的,他的心思根本经不起他兄长的推敲。
        可他兄长对他将才的走神并未多说什么,只是将他从座椅上拉起,走到船边。
  蓝忘机好奇。
  兄长他,定是会察觉出什么的,怎么却一点回应都没有……
  “忘机,你还记得小时候嘛?”
  “小时候?”
  好奇依旧,可蓝曦臣却岔开了话题。
  “也是在这艘船上,你失足跌落进湖中。”
  哦,那次啊,他记得。
  “从湖里出来后还发烧了。”
  “嗯,记得。”
  蓝忘机望着水中和兄长的倒影,眨了眨眼。
  “兄长。”
  认真地叫了一声,蓝忘机心中突然升起一个奇怪的念头。
  奇怪的都不像是他能想到的,奇怪到让他将自己的好奇暂时先搁置一边。
  “忘机——你,你别做傻事——”
  秒懂蓝忘机的心思,蓝曦臣心中一惊,立刻伸手要去抓蓝忘机。
  可蓝忘机更迅速的,用力一蹬腿,直接跳进湖中。
  从蓝曦臣谈起小时候之事到蓝忘机认真叫了他一声“兄长”,短短不过一瞬间,蓝曦臣便一下猜出他弟弟接下来要做什么。
  只可惜,他还是慢了那么一步。
  蓝忘机落入湖中,耳边水花翻腾。
  他想到了他那次发烧生病时,他兄长在他床榻前的悉心照料。
  焦急的表情,关怀的话语,更温柔的声音,更轻柔的动作。
  那被呵护备至的感觉,那被捧在手心里小心翼翼疼爱的宠意。
  就那么一刻,他很想再感受一次,很想很想。
  理智如他却在这念头到来之时完全无法控制自己,四肢百骸都被这想法左右,驱使着他做出如此幼稚的举动。
  初春时节的湖水还并未退去凛冬的寒意,彻骨的湖水浸湿衣物,蓝忘机闭着眼,任由自己下沉着。
  他知道,他沉不了多久。
  因为不久之后,会有人来拉他,会有人来救他。
  而果不其然,蓝忘机这还没沉多少呢,一只散着热气的手,拽着他的腰带,一下就将他,从水里拉出。
  
  ——TBC
  
  

评论(15)

热度(1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