瞳行简

身正以立世

猫王正传(祭释/父子轻松向)

  前情回顾:樱空释在渊祭疗养时不注意,偷偷的跑入渭清的小药库,然后,他发现了……
  
  疗养乐事(二)
  
  刚一进门,樱空释就听到里面似有什么动静,赶紧找了个角落藏了起来。
  “砰砰砰。”
  是手掌敲击酒坛面的声音。
  “老古董这里也没什么好东西啊……”
  幼稚的童声响起,樱空释一愣。
  耳朵高怂,嘴巴一咧,一脸坏笑。
  暗中观察。
  樱空释藏在角落里,悄悄地探出头来,暗中观察。
  是十一。
  不安分分子不止他一个啊,他本来想出来探险的,不巧还抓着个共犯。
  坏笑持续,樱空释露出的头也越来越大。
  十一这摸摸那摸摸的丝毫没有感觉有人在背后默默地注视着他。
  樱空释自鸣得意,刚要瞪大眼睛仔细看着十一的动作,却不巧十一猛地一回头。
  “……”
  “……”
  一猫一熊相视而立,一时无话。
  “你瞅什么瞅?”
  十一说。
  樱空释一听,呵,这孩子,好大的口气。
  “我瞅你?我瞅你咋地?”
  “……”
  十一将手里抱着的酒坛放下,正过身来。
  “谁让你进来的?”
  “那又是谁让你进来的?”
  “……”
  十一再次被问住,一动不动地盯着樱空释。
  守卫深睡的呼噜声充斥在药库之中,樱空释看懂了十一眼中的含义,而十一也看懂了樱空释眼中的意思。
  都是偷溜进来的,都相互保密。
  但他们各探险各的,互不干涉,且过程中不得惊扰到守卫,离开时也要小心翼翼不得发出太大的动静。
  意思一经明白,一猫一熊便开始了各自的探险之旅。
  樱空释穿梭在这花花绿绿的草药中,这闻闻,那闻闻。
  很多上古奇药都能从渭清的小药库中找到,樱空释赞叹渭清储物能力之强的同时,也暗幸自己能得已一见。
  行至某出,樱空释下意识地抬起了头。
  坑坑洼洼的土墙上,用红绳,挂着一个荷包。
  荷包很脏,上面布满了灰,看不清图案。
  这是什么?
  樱空释好奇。
  其他药材都被渭清好好养着,护着,唯独这个……
  爪子不受控制的迈开,樱空释慢慢靠近那荷包。
  身子一跃,取下荷包。
  灰尘四散开来,呛的樱空释直咳嗽。
  荷包上的图案渐显,看上去是绣的字。
  荷包的颜色也慢慢显露,水绿的颜色让上面的字格外清秀。
  “薄荷……”
  樱空释趴近想仔细看看,可一缕幽香直直闯入樱空释鼻间。
  樱空释“噌——”的一下抬起头,双眼睁大。
  这是,这是——
  耳朵极度挺立,身上白毛一根根立起。
  樱空释当即用幻术将荷包上的灰尘全数挥散,爪子四伸一把抱住!
  蹭啊!蹭啊!蹭啊蹭!
  吸啊!吸啊!吸啊吸!
  樱空释前爪抱住那荷包,后爪疯狂的踢蹭着那荷包,脸庞拼命的摩擦这荷包,恨不得整只猫都陷入荷包内。
  “唔——好好闻——好想吃——”
  抱着荷包樱空释瘫在了地上,各种姿势扭转着,打滚般在使劲“蹂躏”着荷包。
  这世界上,怎会有如此好闻的东西?!
  这简直让他欲罢不能!欲罢不能啊!!
  在地上高频的来回滚着,樱空释的毛已被摩擦的起电四处炸散开来,可樱空释不管,抱着荷包,脸并同四爪,死命的摩蹭着。
  十一这边正专心尝酒呢,偶然听到樱空释的动静,扭头瞧了瞧,看到了樱空释模糊的背影。
  只见那背影不知在干什么的快速颤动着,十一挠了挠耳朵。
  不会是在撅土吧?
  不管了。
  没放在心上的,十一又开始到处尝酒。
  等将渭清小药库里的酒尽数尝遍,也已是日落西山了。
  十一摸着圆滚滚的肚子一步三晃的要出药铺,可稍微有点不放心的,十一又瞥了瞥樱空释。
  这一瞥可不得了,吓得十一赶紧蹿上了前。
  他酒量好,也没有太醉,此刻又离樱空释近了,看的也更加真切。
  这樱空释哪是在撅土啊,分明是不要命的在蹭着什么!
  樱空释的毛已乱的不能再乱,地上被樱空释翻滚的都已经出现了一个小坑,看那狂热的姿态好似中了什么毒!
  “释王子!!!”
  一下扑到樱空释跟前,十一仔细看着樱空释的举动,爪子一伸,要去抢樱空释的荷包。
  就是这东西让樱空释这样的,拿走它,樱空释就可以恢复正常了,对,拿走它,拿走它。
  “不——!”
  死死抱住自己的荷包,樱空释一边蹭一边护卫着荷包。
  “你赶紧给我!你知道你现在是什么状态吗!?”
  大吼一声,十一艰难的在樱空释怀里找寻着荷包的边角。
  “你不会懂的!”
  张嘴咬住荷包,另猫上瘾的味道充斥樱空释嘴间,樱空释一个激灵,更加疯狂的去吸去蹭。
  “你——你——”
  看着樱空释这样,十一吓了一跳,可仍不懈地去抓荷包的边角。
  “释王子——我们快走吧——时候不早了——”
  “……”
  吸啊,蹭啊。
  “释王子,被老古董们看到我们这样又免不了一顿说的——”
  再吸啊,再蹭啊。
  “樱空释?!”
  终于,在十一的坚持下,终于让他抓住了一个荷包角,使劲一扯荷包角,却遭到了樱空释同样用力的回扯。
  “不——”
  “……”
  “还给我——”
  “……”
  “你不准抢——”
  荷包在猫熊间一会儿朝这边儿一会朝那边,来回数次拉扯,终于——
  “呲啦——”
  荷包裂开,里面翠绿的叶子被抛向空中,纷纷扬扬的落了下来。
  樱空释一愣。
  叶子落入鼻间,好闻的让他几近晕厥。
  “唔——”
  十一赶紧去扶樱空释。
  “怎么样?”
  “好闻……好闻……”
  闭着眼沐浴在这浓郁的气息里,樱空释眼前似飘着一朵云,爪子不受控制地乱扑腾。
  十一摇了摇头,拖着樱空释就往门外走。
  然而,这浓郁的香气顺着门,经过风慢慢的飘啊,飘啊,飘啊飘。
  找了一天的樱空释和十一的渊祭渭清,一闻这气味,全身跟着一哆嗦。
  渭清扭头看向渊祭,渊祭隐隐的,似有爆发的趋势。
  渭清心里一咯噔。
  毁了,他珍藏多年的“大宝贝”,在今天可能,落入“敌手”了。
  
  ——TBC
 

评论(2)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