瞳行简

身正以立世

【澄羡】被窝之内(日常甜~)

        魏无羡今天吃多了豆子,体内老是感觉有股洪荒之力控制不住。
  这不能怪他,谁叫师姐的厨艺越发好。
  炸至酥脆的鸡腿外焦里嫩,放入饱满圆润的大黄豆,加入干蒜陈姜,再稍微搁上些甜椒粉,温水慢炖煮至沸腾,一道黄豆闷鸡腿便施施然盛到了他跟前。
  魏无羡闻着味儿都垂涎三尺,更别说吃到嘴里。
  风卷残食后,一脸满足。
  那炖烂的鸡腿合着煮熟的黄豆,入口即化,咸淡适中中还裹着一丝甜辣,魏无羡恨不得连碗底都舔个干净,馋兮兮的样子直惹得师姐嘲笑。
  “你啊你啊——就这点出息——”
  “师姐这就不懂了~羡羡这点出息可不正好~?”
  所谓民以食为天,如今又是风平浪静,他可不得蹭吃蹭喝于师姐,然后偶尔搞出个小意外逗一逗江澄,舒坦日子便是这般美好。
  “是是是,师姐讲不过你,赶紧回去吧,别让阿澄等着。”
  “好嘞~”
  一抹油光闪闪的嘴巴,魏无羡又拍着圆滚滚的肚子,晃荡着回了宗主室。
  洪荒之力便是从那时开始酝酿,魏无羡趁没人的时候,将力先释放一些,上下通气的透畅舒爽的他直呼气。
  不过。
  “卟——”
  被窝之内一声轻响,江澄动作一滞,抬眼瞅了瞅怀里的人。
  魏无羡皮笑肉不笑地扯扯嘴,尴尬地摸了摸鼻子。
  “阿澄,继续继续~我们继续~”
  手再度揽上江澄的腰,魏无羡滑腻的像条泥鳅在江澄怀里乱扭着。
  江澄拍了拍魏无羡,唇角一勾再度咬上身下人的耳朵。
  痒人心弦的小情话在耳边说着,手不老实的在对方胳肢窝里乱挠着,腿脚轻踢间肌肤摩擦,小打小闹的玩乐让裹着二人的被筒一起一伏,咯咯的欢笑声响彻整个床幔。
  “喜欢你。”
  江澄说。
  “很喜欢你。”
  江澄又说。
  “特别喜欢你。”
  眸中似有晶亮的星辰让那一双眸眼熠熠生辉,小声的告白,是有说多少次都听不腻的甜蜜。
  魏无羡一遍一遍地听着,望着江澄那一双眼睛,张了张嘴。
  “阿澄,其实我也——”
  江澄心一紧,一个深吸。
  “我也——”
  “卟——”
  毫无预兆的声响,比刚才声音还要轻,却让被窝之中的二人听的分明。
  难以言说的味道在被中蔓延,恰巧当时,江澄一个深呼吸。
  俗话说,臭屁不响,响屁不臭。
  他现在的心情,很不美丽。
  “啊——阿澄——阿澄我——”
  魏无羡有些抓狂,再度尴尬地摸摸鼻子,笑的一脸不自在。
  这力来的太突然,他连忍都没来得及忍就这样释放了出来。
  “你是不是——对我有什么意见?”
  眼见江澄的脸黑下来,魏无羡慌忙地摆摆手。
  “不是,不是——阿澄——那个我只是——”
  体内又一股气徒然升起,魏无羡夹紧双腿。
  这一次一定,一定能忍住。
  “阿澄~我怎么会对你有意见呐~师姐厨艺好~我只是豆子吃多了——”
  “真的?”
  “真——”
  “卟——”
  “……”
  “……”
  江澄放下怀中的人,转身背对魏无羡。
  “唉——阿澄——阿澄——别嘛——别这样嘛——”
  四肢并用的攀上江澄的背,魏无羡去咬江澄的耳朵。
  “你就是对我有意见。”
  “没有没有,哪的事儿,哪的事儿——”
  “你就是,否则,怎么会……”
  怎么会在每次轮到你回应我时,出状况。
  第一次他没当回事,兴致被败他也没介意,可第二次。
  深情绵绵,情意正浓,他一脸郑重的告诉那人,他喜欢他,可是他的回应……
  他直接给了个屁做回应,好死不死的味道还那么难以表达。
  兴致再被败,他开始介怀。
  直到第三次。
  “阿澄——阿澄——转过来嘛转过来嘛——”
  “阿澄我不会再有了——真不会再有了——”
  “我们再来一次,再来一次好不好~我保证不会再放的——我保证会好好回应你的——”
  魏无羡已经整个人趴在了江澄身上,嘟嘟囔囔地说着还不忘朝江澄耳朵里吹吹气。
  江澄依旧冷着脸,身子却不时轻动动。
  洪荒之力控制不住的第三次,他生了个小气。
  气来的快,却去的也快,江澄知他不是故意,其实也是存了逗逗他的心思。
  平日里他给他时不时的作妖让他抓狂却对他又无可奈何,今日借此也好好逗一逗他,看他抓狂,看他一脸着忙的样子,小小报复的快感着实是有趣。
  “阿澄——转过来——转过来——我这次真的不会了——”
  “……”
  “再一次,再一次好不好?”
  一次又一次的央求,满足于身旁人的讨巧,江澄板着的脸子终于有所放松,魏无羡着急忙慌的对着江澄脸脖一阵啃咬,直啃得那人闷声阵阵,身形颤抖。
  江澄一个大翻身,让那人跌落到身旁,复而整个压上。
  二人对视。
  半响。
  “阿羡。”
  轻轻一叫,魏无羡心头一动。
  灿若星河的眸中有什么在暗暗萌生,魏无羡知道,那被打断的兴致,要重回了。
  将被子罩到江澄头上,魏无羡看着眼前人滑稽的样子,噗嗤一笑。
  江澄低头,一咬魏无羡的鼻尖。
  “还笑。”
  鼻口相蹭,清淡的莲花香直入魏无羡肺腑,魏无羡也是一个深吸,目光炯炯地望着江澄。
  “呐,阿澄。”
  凑近,慢慢地凑近。
  鼻尖交错,鼻下那物缓缓靠近。
  “喜欢你。”
  微不可觉的一声,却是江澄又先说了。
  魏无羡眉眼弯弯,笑的好看。
  “我知道。”
  “那你呢?”
  “我啊……呵,我呀……”
  凑近,不停地凑近。
  只再微微一近,柔软的四瓣唇便能相互交碰,魏无羡屏住呼吸,眼睛微闭。
  美好的感觉,美好的气氛。
  满含情意的话再度被酝酿,一句,就差那一句,呼之欲出却又等待许久。
  “我其实,也特别喜——”
  “卟——”
  “……”
  “……”
  更轻更轻的声音,那股难以描述的味道一瞬间充斥被内,魏无羡一下睁开双眼。
  眼前,江澄翻了个白眼,额上青筋暴起。
  “唉——阿澄——我——”
  “魏无羡,你绝对对我有意见。”
  “不是,阿澄——”
  “你是故意的,绝对是故意的——”
  “不,我,阿澄——阿澄——喂,喂——”
  本着事不过三的原则,兴致又再度被无情打断,如此的反复让江澄心情坏到极致。
  魏无羡慌忙辩解着,手口并用间话说的犹如连珠炮,丝毫不带停顿。
  而等他回过神,却是被江澄直接扔到了外间。
  床在里间,江澄一人霸着床,裹着被子不去看他。
  魏无羡搓搓手,直恨自己贪吃坏事。
  那么好的存在,那么好的时刻。
  毫无准备的,体内又是那么一股洪荒之力爆发出来,坏了感觉,砸了好事。
  魏无羡那个无奈啊,无奈的攥起拳头直捶地。
  里间江澄裹着被子听着动静,纹丝不动。
  冷飕飕,深冬的云梦夜里冷飕飕,魏无羡吸吸鼻子,可怜巴巴地瞅着床上的那一垛隆起。
  期间卟卟声一下没一下的响着,丢人,真是丢人呐。
  又吸了吸鼻子,魏无羡小步小步地挪向床却是始终不敢特别靠近。
  好一会儿,床里的江澄突然一个大起身。
  魏无羡吓了一跳。
  “你不冷是吧?”
  “……”
  “愣着干什么?!”
  阴冷的话是责备却也是关怀,魏无羡全身毛孔炸立,虚晃着身子连滚带爬的朝床里跑去。
  他就知道,他舍不得。
  一个大跨步,钻入被里,缩进怀里。
  对上那双眸,吻上那双唇。
  那被千次万次打断的话,那千呼万唤却总使不出来的一句话。
  终于在这一刻,合着被窝之内的热气,响彻。 
  “阿澄,我也,喜欢你。”
  
  ——END——

  

评论(18)

热度(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