瞳行简

永远在的

【聂瑶】以沫

        清河聂氏,不净世,晌午时分。
  “啪——!”
  上奏的书卷不知第几次被摔在书案,聂明玦竖着两根粗眉,一脸吃人相。
  “这点小事儿还要一遍一遍的呈报上来!?还问我怎么办?!都是饭桶吗!!问我怎么办!!!”
  “咔咔咔——”
  可怜的奏卷被聂明玦大力的握在手中再一次的击打在书案之上,软绵的书体被搓折的快成了两半。在一侧安静磨墨的金光瑶吓了一跳,忙放下手中事活,探头来问到底怎么了。
  “怎么了?我还想问他们怎么了呢!清河边上区区几个走尸都解决不了,竟还有脸报上来?!报上来也就罢了,还专要我去看看!?怀桑吃屎的吗?放这那么个大闲人不去先看看,竟得让我去?!”
  “咔咔咔——”
  奏卷被摔击的变了形,咔咔直叫的似在向身旁之人求助。
  金光瑶微微一笑,走到聂明玦身后,从怀中掏出一盒清凉油,双手的食指与中指均沾了些,揉化了,便按向聂明玦的太阳穴。
  微凉的指腹带着清新的味道力度适中的按压在头脑两侧,怡人的舒爽与柔软缠绕鼻尖,怒火之上的聂明玦就像被一盆干冰直直浇下,嘴巴一合眼一闭,直接熄火。
  金光瑶继续揉着,眼瞅着奏卷上的内容,摇了摇头。
  “怀桑求学正忙,事态又或许真如上面所言那般的严重,他们不求助大哥那还要求助谁?左不过是去清河边上走一遭,大哥勿要气责。”
  “哼——”
  熄火之后的冷哼还带着一丝怒意,但更多的,还透露出些放松与慵懒。
  金光瑶听着那声冷哼又笑了笑,手上的力度更轻了。
  “也就你敢说。”
  不仅敢说,关键他还就能听进去。
  这要放一般人儿身上,在他怒火之时还有勇气过来劝谏的,得先受他两嗓子吼再说,怒火更大时说不定还得先卷人两脚。
  “奏报上摧的紧,我可能今晚就得动身去。”
  “今晚?”
  揉按的手一停,但很快的,金光瑶又恢复了动作。
  “嗯。怎么?”
  敏锐的察觉到那短暂的一停,聂明玦睁开眼,一瞥在脑边动作的手。
  “没什么。”
  “真的?”
  “真的。”
  “哼——”
  又是一哼,聂明玦却是直接站起身来,转身面向金光瑶。
  伟岸的身高带着不可阻挡的气势压覆上来,金光瑶侧过头,手慢慢从聂明玦的头部拿了下来。
  “阿瑶,你随在我身边已有些时日,你觉得,你有什么可逃得过大哥的眼睛?”
  慢慢向下俯身,逼人的气势更盛,直压得金光瑶呼吸不畅。
  聂明玦握住那想要垂下的手而后按在胸前,双眸不眨紧紧地盯着身下的人。
  忽闪,睫毛忽闪,金光瑶依旧侧着头,白皙的脖子在日下被照的更加晶莹,因侧而勾出的曲线也愈加优雅,衣衫掩盖却挡不了向下瞅的视线,那昨晚鱼水而成的红痕在锁骨边忽隐忽现,聂明玦瞧的仔细,嘴角一松,不知觉地勾了起来。
  金光瑶自知大哥能瞧到什么,脸一红,扭着身子想摆脱束缚。
  “乱动什么!?”
  故意将话说的重了些,聂明玦步步向前,直将金光瑶逼到墙角,锁进怀中,不得动弹。
  “大哥……”
  小声地叫了一句,聂明玦满意地听着里面的示弱与告饶,大掌一紧金光瑶的腰,却是将人搂得更紧了。
  “唔……”
  被箍的有些难受,金光瑶皱着眉来回动了动,身后臀丘却被狠狠一捏,金光瑶哎呀一声,软着身子,算是在聂明玦怀中,彻底老实了。
  “怎么?今晚你有什么事?”
  “……”
  埋首于大哥怀中,金光瑶摇了摇头。
  “可大哥总感觉你……”
  “三弟不过是吃惊您要这么早动身,还有……”
  手一抚聂明玦胸膛,金光瑶绯红着一张脸。
  “什么时候……能回来……”
  聂明玦一听,放松下来。
  原是这样。
  他三弟在挂心,他什么时候能回来。
  被人在乎的窃喜让人是止不住的高兴,聂明玦挑了挑眉,一身威压敛了敛,轻手轻脚地抱着怀中人。
  “大哥知你挂念,但这事大哥说不准,总得完完全全处理好才能回来。”
  “……”
  “不过你放心,一旦处理完,大哥就立刻回来,绝不耽搁。”
  聂明玦郑重地说着,金光瑶安静地听。
  唇边稍微扬起一丝苦笑,掩埋在大哥怀中教大哥看不见。
  “若时间真久,你便可回兰陵小住上那么一阵,金陵那孩子不是天天吵着要见你?你正好借此去看看他”
  “嗯。”
  大哥所说金光瑶一一应着,聂明玦听着怀中人乖觉的应答,心中满意之感再生,一个横抱将人抱起,大踏步的走向床里。
  欢乐不可少,一阵激烈后,金光瑶陷入昏睡,再度醒来,天色已暗。
  身旁空空,已是无了那人,金光瑶盯着自己身上的印记,微微出神。
  像是为了能让这印记存留更久般,不管是(法制)吸,还是裹,都比平常更为用力,连最后的正题也要的比平常多了那么几次,金光瑶只一动身子,腰肢便痛的难受。
  “唉……”
  微微一叹,金光瑶合了衣,瘫坐在床边一动也不想动。
  其实,原是这样,不仅仅是这样。
  他是真吃惊于大哥动身早,也是真挂念大哥什么时候回来,可是,还有。
  今天,一年前的今天,他同他大哥互诉心意。
  时间恍惚竟不知不觉有一年之久,如此特殊的日子,有个人被怒火烧忘了。
  但他不会主动去提,因为大哥,会不喜欢。
  聂明玦不喜欢那种公私不分的,也不喜欢那种为情事就矫情吧啦的,他喜欢懂事的,明理的,乖巧的。
  公事为先,公正严明永远是聂明玦的准则,且不说别人,就说自己。
  “大哥知你挂念,但这事大哥说不准,总得完完全全处理好才能回来。”
  多么合理的一句话,却让他一阵心冷。
  他没说“我会尽快处理完回来。”而是“完完全全处理好才回来。”
  永远的公事为先,身体力行,他也不例外。他懂事的,明理的,乖巧的一一应答,让他毫无顾虑的去查办公务。
  他心中不舒服,可他忍了。
  童年的那些经历让他对现在这份情格外珍惜。大哥将他护在身下,大哥只愿柔声同他一人讲话,能得那高高在上的人如此,他心里纵有不甘,却也选择了隐忍。
  “呼……”
  长长舒了一口气,金光瑶真觉自己太过患得患失,好吧,定情日那人因公离开,他想将这份失落好好忍去,怕是得有些不容易。
  依旧一动不动地坐在床里,期间下人将饭送了进来,他望着桌上丰盛的菜肴,毫无胃口。
  夜幕加深,金光瑶下意识地伸长了脖子去看窗外。
  不得不承认,他还是抱有一星点的期望的。
  期望那人突然想起来,期望那人突然转性,策马回身来找他,然后粗暴的打开门,风尘仆仆的冲他大吼一声,“啊!阿瑶!大哥回来了!”
  金光瑶感觉自己有些神经质,明知那人已走却偏偏还要在赌他今晚回不回来,再外带有些诡异的见面方式。
  “真是……”
  自顾自地捶了捶脑袋,金光瑶竟真的盯上屋里的那扇门。
  时间静静流逝午时眼看要过,金光瑶一下没一下地抓着被子,一面紧紧盯着那门。
  不过这个门……
  这个门……
  这个门,它……
  它……
  金光瑶眉头一皱,不顾酸痛的一下坐起身来。
  “轰——”
  一声巨响,那门被暗含内力的一脚,一脚踹开。
  “啊!”
  金光瑶眼一下睁大!
  “阿瑶!”
  门被踢得粉碎!
  “大哥回来啦!!!”
  “……”
  金光瑶简直不敢相信自己所见。
  这,这怎么会——
  “大哥——?!”
  “阿瑶!!!”
  一身尘仆的那人夹带着夜里寒凉的风,一身正装急匆匆地就朝他跑来。
  “大哥忘了——大哥就说呢——”
  一把将人搂进怀中,冰凉的脸一贴那温热的怀,聂明玦舒服的长舒一口气。
  金光瑶木讷地扯扯嘴角,他这是,所想成真了?
  “大哥——您不是——不是——”
  “快到了,想起来了,回来了。”
  金光瑶眼眶突然一酸。
  快到清河了,却突然想起了今日之特殊,然后,然后就回来了。
  心中之情一瞬难以表达,金光瑶回搂着聂明玦,低低一抽。
  “阿瑶,对不起。”
  缓缓捧起身下人的脸,聂明玦俯身一吻。
  飞驰一路,他总感觉哪里不对,三弟突然的停顿,低低应答的声音,都让他觉得,有什么被他忽略了。
  即便三弟的解释是那样完美,可他还是。
  飞驰的身影在看到天边的一弯弦月时,疯狂回身,疯狂跑路。
  一年前的今天,他与他月下酌酒,心意互通,共覆云海。
  那人知道今日,但还是不去提,不去说,懂事的依着他的性子,让他无所顾虑,可就是这般的懂事,这般的依顺,直惹的他想用更多的爱怜去呵护,去珍惜。
  “阿瑶……对不起……”
  又是一吻,吻去眼边滚落的泪。
  “大哥……大哥……”
  又被紧紧的箍进怀里,金光瑶的外衣被搓的凌乱。
  “大哥也知三弟心意,你且随了我吧。”
  “大,大哥……嗯……唔……”
  相同的对话,一年后的同一天再次响彻耳边,金光瑶搂着聂明玦,心暖的一阵亮堂。
  在一起的一对人,浓情蜜意不可少,相互理解更是不可少。
  他懂事的为他去隐忍,他爱怜的为他去破例,相互体贴的两个人,相濡以沫。
  屋内再生暧昧,聂明玦以纸为门,护着身下人,极尽温柔。
  第二日。
  金光瑶幽幽转醒,身旁又没了人,但感受那温度,似是刚走。
  俯一扭头,看到床头边留着的书信。
  “我很快,等我回来。”
  龙飞凤舞的短短几个字,却让金光瑶心头一安。
  将信贴在胸上,金光瑶滚入被中,笑的,一脸痴迷。
  
  ——END——
  
  
  

评论(20)

热度(3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