瞳行简

身正以立世

【聂瑶】醉酒之后

        推荐bgm《纤夫的爱》
  
  聂明玦有个毛病。
  一个别具一格的毛病。
  都说姑苏蓝家酒后特立独行,而有些人,酒后行为,也确实匪夷所思了些。
  兰陵金小公子的成人礼,群邀修真各雄,觥筹交错后,金光瑶拖着烂醉如泥的大哥,一步三晃的朝客房走去。
  “妹妹你坐船头噢——哥哥在岸上走——恩恩爱爱——”
  “妹妹你看哥哥的船——长么又长宽又宽——”
  “好妹妹,你且来坐一坐——哥哥的船是——”
  干瘪的音嗓在耳边持续高吼,金光瑶头疼的摸了摸太阳穴。
  没错,聂明玦的这个毛病,就是这,酒后爱唱歌。
  完全一改平日里的严肃认真,孩童般一嗓子一嗓子的自我陶醉中偏仍还能透着豪迈,若真是那好听的歌儿金光瑶也就认了,可人家那歌,五个音有五个不在调上,七拐八拐的还尽是些山歌民歌,可怜他一双耳朵,毫无躲藏的只能干受“摧残”。
  “小妹妹你坐船头,哥哥我在岸上走噢——”
        “饿俩的情,饿俩的爱——在纤绳上荡悠悠——”
  歌声继续,还专门学着北方某些地区的方言,聂明玦唱得起兴,金光瑶苦着一张脸好拖得拖,终于将大哥拖回了房里。
  “阿瑶,阿瑶,一起唱啊,一起唱啊——”
  “……”
  “阿瑶,阿瑶,你,你脱我鞋干嘛——大哥不困大哥不困——阿瑶——”
  身形不稳的将被子从身上掀起,聂明玦又开了嗓子。
  金光瑶没了折法,一边任由大哥在床上嗷嗷,一边打了些水,湿了巾帕,拧干后往大哥头上擦去。
  “阿瑶,阿瑶,一起唱——”
  “嗯……嗯……”
  胡乱地应着,金光瑶轻着手劲儿,给大哥擦脸。
  湿凉的水抚过额头,聂明玦身子轻轻一颤,嚷嚷的气势一下小了下来。
  “阿瑶——阿瑶——”
  “阿瑶在。”
  “嘿——”
  痴痴地笑着,聂明玦咧着一张大嘴,露出一大排整齐的牙,嘿嘿直笑。
  金光瑶被盯的脸有些发烫,勾嘴不好意思地轻笑笑,微微侧着头,看向别处。
  “呼——”
  聂明玦两眼一下放光,紧紧盯着金光瑶。
  金光瑶也喝了些酒,此刻又带着些羞意,鬓间软软垂下的两道红穗更添乖柔,绯红的两片彩映衬在白皙的腮帮上倒更显粉嫩,勾嘴轻笑让那两团肉嘟嘟的凸起,乖软的模样直叫人想揉捏欺负。
  不再多想的,聂明玦嘴角一珉,长臂直接一伸——
  “唉——?大哥——?”
  一声惊呼,天旋地转间鼻中满是酒味儿,待金光瑶回神过来后,却已被大哥按住肩膀死死地压在身下。
  “大哥……”
  小声一叫,聂明玦伸出一只手,不轻不重地一捏金光瑶的脸蛋。
  好软,真是,好软。
  “呵,呵,嘿嘿嘿,嘿嘿嘿。”
  傻笑在耳边回荡,金光瑶望着面前一脸呆捏的人,无奈地跟着扬起了嘴角。
  公正威严的赤锋尊,若酒后这般样子被他人瞧了去,还指不定被笑成啥样。
  可突然地,金光瑶像想起什么般赶紧四处瞅了瞅,见四周确实无异后又不放心的将一旁的被子披盖在大哥身上。 
  “阿瑶,阿瑶,呵呵,呵,嘿嘿嘿——”
  眼前人还在痴笑,金光瑶继续高扬着嘴角,将二人身上的被子又紧了紧。
  封闭的空间里,封闭的小窝。
  暖暖的热气升腾,安全,无与伦比的安全。
  “好妹妹~你坐船头~哥哥我在岸上走噢~”
  小声的吟唱在被窝内响起,低沉的声音虽五音不在却仍听得金光瑶心头一动。
  大哥还在看他,目不转睛,一动不动。
  “饿一步一叩首啊~木有别的乞求~”
  “只盼着能拉着饿妹妹的手噢噢~”
  额头摩擦,手被拉起。
  “拉着你的手,我们并肩走噢噢~”
  一个字一个字地朝外轻声唱叨,屋内静悄悄,呼吸交错间,只听得这一声声:
  “好妹妹。”
  “小妹妹。”
  金光瑶脸红了一层又一层,抬手勾起大哥的脖子,安静地听着耳边的唱词。
  忽然,唱词一下停止,一声略高的说念直扰的金光瑶心中一紧。
  “可不知,是辣个妹妹,愿做饿的船呦——?”
  效仿北方再加上点云梦那处的口音,谈吐清晰,一点也不像那烂醉的人。
  金光瑶一惊,抬眸望向大哥。
  刀削般的五官上是宿醉的红晕,可那眼神清明,黑潭般的瞳孔之中,映照着同样红彤的一张脸庞。
  是在醉中,却又不在醉中。
  金光瑶忽闪着眼,当即明了了大哥的意思,可是,害羞害羞,真的好害羞。
  “不知是哪个妹妹,愿坐哥哥的船呦——?”
        又问一声,聂明玦不断凑近,淳冽的酒香混着清雅的牡丹芬芳怡人。
  金光瑶眉眼低垂,发烫的脸颊贴着那宽广的胸怀,嘴唇微动。
  他堂堂三尊之一,可真是。
  客房之内一时静的可怕,连那呼吸都已轻不可闻。腰间也被一双大手箍住,敏感的腰肉被来回捏,擦,催促之意不言而喻。
  哪个妹妹,哪个妹妹。
  这天底下,还能有哪个妹妹,敢坐他聂明玦开的船?
        当然是他——
  “瑶妹妹。”
  羞羞怯怯的一声,金光瑶说完脸便埋进聂明玦脖颈中,不再说话。
  聂明玦一听,满意的大笑一声,搂着金光瑶滚入被中。
  妹妹,他的“瑶妹妹”,只待那日落西山头沟,让他,亲个够。
  
  ——END——
  
  

评论(23)

热度(3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