瞳行简

身正以立世

【蓝氏双璧】春日泽

  (二)又盾
  
  “兄长。”
  喉咙有些发干,蓝忘机半直起身子,扭头望向蓝曦臣。
  蓝曦臣皱眉不是,不皱眉也不是。
  聂家大公子,聂明玦,他的结义大哥。
  他又不是不清楚他的状况,怎么会突然来提亲呢?
  “兄长。”
  又叫了声,蓝忘机干脆坐起了身子,蓝曦臣顺势从蓝忘机身上下来了。
  “我们……”
  “忘机勿急。”
  定了定心思,蓝曦臣将外衣披到弟弟身上,自己下床整理。
  “此事有些蹊跷,兄长先去前堂看看。”
  “……”
  蓝忘机点了点头,挪了挪身子,蓝曦臣默契地躬下了头,一条云白抹额束于发间。
  “就是不知何时能回来,清理的工作……”
  “忘机自己来便是。”
  蓝曦臣唇角一扬,抬手轻轻拍了拍蓝忘机的肩膀,点了点头。
  “忘机懂事。”
  蓝忘机半低眼眉,有些不好意思。
  他兄长言语举止之间还带着幼时的亲昵,无论他多大。
  快速地收拾完,蓝曦臣转身要走,衣袖却一把被蓝忘机抓住。
  蓝曦臣惊奇地望去,只见蓝忘机虽冷清着一张脸,但隐隐透着些不自在,手也不知该往哪里放,拽着被子乱绞着,蓝曦臣仔细一盯,眸眼一弯,刚要出言抚慰蓝忘机却是先张嘴,支支吾吾起来。
  “若事态真的困窘起来,兄,兄长……”
  “……”
  “也,也还请兄长勿惧,忘机愿同兄长一起,我,我们一起,一起扶持,一起抗衡。”
  蓝忘机越说越小声,耳根红到滴血,话到最后感觉实在是不好意思,微一蹙眉干脆蒙了被子,只露俩眼目不转睛地盯着蓝曦臣。
  蓝曦臣一愣,望着那藏在被中晶晶亮的眼睛,忍不住地大笑起来。
  慌躁的心情一瞬被冲散,曾经的话被一字不差的复述出来,是来自他坚强的后盾。
  蓝忘机听着那笑声,藏在被下的唇角跟着一松,微微扬了起来。
  蓝曦臣俯下身子,伸手拍了拍那垛隆起,冲着蓝忘机重重地点了三下头。
  “嘀嗒,嘀嗒。”
  檐下依旧嘀嗒,床案上却没了那冒烟的茶,静室之外,有人手执玉箫,晃着步子,从容地前往前堂。
  只是这静室有人前脚刚走,有人后脚就进来了。
  蓝忘机望着那刚进来的人,也不管腰酸身软,“嚯——”的一下坐了起来。
  “叔——”
  前堂。
  蓝曦臣到的时候,哪里还有什么聂家人,只有那下聘的彩礼,和一众蓝家长辈。
  蓝曦臣立感不妙,蓝家都把聘礼收下了,什么结果,可想而知。
  “叔伯们,曦臣——”
  “曦臣,往后你只管呆于云深不知处,安心等那聂大公子来吧。”
  “可是——”
  蓝曦臣欲要再说,却见长辈们像商量好似的一下散开,偌大的前堂孤零零的瞬间只剩自己一人。
  蓝曦臣不可置信地张了张嘴,扭头看了看那些聘礼,执箫的手不住颤抖。
  他说了统共不到一句话吧?
  就这么散了?
  这是要完全不想给自己说的机会啊。这可怎么办?
  此刻已是日上高头,蓝家大都有午睡的习惯,贸然再去打扰长辈铁定不妥,蓝曦臣吃了个苦黄莲,只得先回静室。
  可更让他意想不到的事还是在回静室之后。
  他感觉他只是在静室与前堂之间往来了这么一个来回,所有的事都已翻天覆地。
  弟弟不见了。
  玉兰花香还在鼻尖萦绕,床案上又添新茶,蓝曦臣望着那升起的热气,出神。
  蓝家小辈告诉他,寒山寺出了乱状,需得含光君亲临,事态紧急所以走的很是匆忙。
  蓝曦臣眼睛四转,最后定格在小辈身上。
     至于何时归来,蓝家小辈支吾着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蓝曦臣揉了揉眉心,有些头痛。
  茶水入喉,蓝曦臣望着窗外颓败的树,之前的从容一扫而光,唇角不自觉地牵起一丝苦笑。
  寒山寺异状他从未听说过,蓝家小辈那躲闪的眼神也根本瞒不过他的眼睛。
  弟弟根本就不是因乱而出,而是有其他原因。
  小辈敢这样告诉他,说明是有长辈授意,长辈们也是知道忘机动向的。
  那么忘机……
  低垂的眼睫一睁,蓝曦臣一下站起身来。
  在他离开的这段时间,定是见过什么人,听过什么话。
  但不管弟弟见过谁听了什么,在如此重要时刻最终还是选择离去,真让他寒心。
  分明晨午时藏在被子里,说要一起应对的是他,再不好意思也郑重认真,坚持说完的也是他,怎么一听些别的话,这连人带影儿的不见了呢。
  蓝曦臣头疼加剧,他像遭遇了一场特大滑铁卢,从山峰之巅一直摔到山脚下。
  还归期未定,归期未定,忘机见过的那人定是要他在他成婚以后再回来吧?若忘机真听了那话,那他与忘机,且不直接完了?
  蓝曦臣一个大抽气,抬脚就要出静室门。
  只一出门,外面的阵仗吓了他一跳。
  本该午歇的众多蓝家小辈连同一位蓝家长辈,将他与忘机的静室,围了个密不透风。
  蓝曦臣当时就反应过来了。
  一个离去,一个软禁,天各一方直到事情尘埃落定再无反转余地,他们蓝家长辈想的法可真快真妙啊,只是不知他们的心,什么时候这样决绝了。
  蓝曦臣紧紧地握着箫,一步步地,退回去了。
  没错,他退回去了。
       一天之内,大哥下聘礼,蓝家同意,忘机不见,他被软禁,事情以迅雷之速发生,让他应接不暇,无法消化。
  他想缓缓,他得缓缓。
  暮色四合,蓝曦臣望着一桌子的饭菜,无甚胃口。
  一天两天,三天。
  绝食这等不温不火的反抗让蓝家长辈有些慌乱,终于,在第四天的夜晚,轮到蓝启仁看守蓝曦臣时,机会来了。
  蓝启仁望着那本就不胖现下更清瘦的身板,眉头高皱。
  蓝曦臣望着蓝启仁那高皱的眉头依旧笑如春风,没太有力气了还依旧强撑着叫了声“叔父”。
  蓝启仁盯着蓝曦臣,好一会儿,转身将静室门打开。
  静室门前,只思追一人。
  “走吧。”
  蓝曦臣虚晃着身子,朝蓝启仁拜了三拜,抬脚出了静室。
  御剑而飞,蓝思追扶着他,跟他一起。
  蓝思追是蓝启仁安排给蓝曦臣的,蓝家人出门在外,很少一个人,况且蓝曦臣现在的状态,也不能一个人。
  “泽芜君你先吃些东西再飞吧……”
  “不用。”
  “泽芜君,你……你飞慢些,万一含光君他其实还在云深……”
  “不会的。”
  蓝曦臣摇了摇头,欲要加速。
  忘机琴不在,避尘剑不在,他若还在蓝家,根本无需拿走这些。
  “那我们去哪——”
  “去哪?”
  蓝曦臣眯起眼睛,望着身下掠过的星星点点。
  还能去哪。
  忘机有事没事就会去一趟的,那里有无数鬼主意的,花花肠子的,却爽朗的,干净的地方。
  云梦江氏,莲花坞。
  
  ——TBC
  
  
  
  
  

评论(12)

热度(1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