瞳行简

蓝精灵对面的格格巫
杂食党 现cp主曦忘

【库月】片刻

        春日的庭院,正午的阳光照的人暖洋洋。
  樱花开的正茂,花瓣落下的朦胧中,有人倚树而憩。
  库洛里多站在不远处,望着那树下的人。
  “想睡了么?”
  踱着步子来到那人身旁,库洛里多缓缓坐下。
  那人轻轻点了点头,淡眸一转似在找什么。
  “可鲁贝鲁斯还在泡澡呢,你先睡吧。”
  弯腿坐到月身边,库洛里多理了理姿势微微侧身,抬起了自己的右肩。
  “要,靠着么?”
  很明显地,身旁人有一瞬地拘谨,但只那么一下,便恢复了往日的清冷。
      轻轻地摇了摇头,月没有说话,曲着膝,缓缓盍上了眼睛。
  “嗯……”
  低低地磁音拖长了腔调从喉中发出,库洛里多也不多说,扬起脸去望漫天飞的樱。
  午后的休憩一如往常,耳边只听得那风吹刮草地的沙沙声——庭院里静极了。
  月对睡眠要求极高。
  浅眠还好,但深睡。
  相当安静的环境,舒适的地点,最重要的,是有能让他安心的人。
  心思纤细的人连带着神经都很敏锐,有一点过大的动静都会将他惹醒,每每安眠之时,总要库洛里多伴在身旁,小心呵护。
  库洛里多本人对此倒不觉麻烦,他是打心里愿意。这是他创造出来的孩子,那是他的责任,也是他的义务。
  更何况……
  和煦的笑容似想到什么般变得更加温良,耳边开始传来均匀的呼吸,库洛里多静静地听着,连带着他的呼吸也跟着调整,一呼一吸间完全同步。
  良久。
  下落的花儿越发多了起来,藏在袍下的手刚一抬起,一片花便正好落入手中。
  与此同时,肩头一沉。
  有什么毛毛软软的东西,贴了上来。
  脖间还有热气升腾,一下一下地,像柔软的羽尖,撩拨的人发痒。
  手中樱花慢慢搓动,库洛里多镜片后的眉眸弯了又弯,忍不住地低头,将那睡颜全数收入眼底。
  这就是他创造出来的孩子。
  冷漠的,高傲的,含蓄的。
  跟他另一个孩子相差很大。
  他并不全知他将他创造出来后,他的这个孩子性格会是这样。
  他只知道,他将月亮的孤月亮的独和月亮的美依次加入后,他的孩子便是这样了。
  他以为他的孩子会将这份高冷给予每一个人,但却于他,独独是特别。
  相处时不禁收走的一身清寒,没有戒备,没有防备,安心的睡在他身旁,睡着后的全身心信任,将最脆弱的一面单单只给他看。
  月很少向他撒娇,却在熟睡以后不知不觉显现对他的依赖。
  库洛里多对此很是受用,也相当满足。
  右肩一点一点地动了动,给月寻了个更舒坦的姿势,右掌一勾月的腰,将月整个圈入怀中。
  小心的呵护,在互诉心意后变得更加浓稠起来。
  那双清眸将情绪层层掩埋,略厚的额发一档,更叫人不好察觉。
  可他偏偏都能看透。
  日益温柔的注视,注视后红了的耳垂,他一手创造了他,他怎能不知他那些小心思。
  耳边的吐息依旧规律,那张平日里紧抿的嘴儿不似常人饱满红彤,薄唇淡粉又透了些许苍白,坚韧不失柔软,此刻因睡着,一起一伏的模样又多了些可爱。
  库洛里多望着那唇,拇指扣上月的下巴来回抚摸嘴角。
  他想用力吻下去。
  可他舍不得。
  扰怀中人清梦,自是他极不愿意的。
  也只能蜻蜓过水,轻不可觉。
  一下一下,一点一点。
  拿捏力道,细腻缱绻。
  周身的风刮的更轻了,轻轻地拂过二人,生怕一丝一毫的打扰。
  时间一时宛若静止,只想留住这一时美好。
  吻接二连三不停点着,身下的月到底还是醒了。
  不是被扰醒的,而是自己突然醒的。
  毫无预兆的,双眸睁开,唇间就是一片温润。
  身旁的人好像在吻他。
  宽阔热乎的怀,腰间略用力的紧箍,初醒的月感受着二人姿态,懵愣的脸立刻红了一层。
  “库,库洛……”
  小声一叫,身子左右扭转着想要出来。
  库洛里多却使劲一收手。
  “别动。”
  附在耳边低低一语,月一听,立刻停了挣扎。
  淡眸低垂,平静的胸膛下一颗心砰砰直跳。
  “我再抱会儿。”
  深深一嗅月耳后气息,库洛里多更加放松。
  “再多睡会儿吧。”
  大掌轻拍后背,库洛竟是将他当做孩娃,耐心哄睡。
  心中柔软差点溢出胸怀,月眨了眨眼安静下来。
  安逸的气息慢慢将他席卷,月眼皮一合一睁,而当那湿热的吻再次落于唇角,又落于鼻尖,最后落于眼角时,双目闭合,终是再度沉沉睡去。
  库洛里多接着停了所有动作,只是单纯地抱着月,感受那独属他的气息。
  午后的阳光更足,下落的花折射着明媚的光。春日的庭院里,小小的片刻休憩,满满,全是温柔。
  
  ——END——
  
  
  
 
  
 

  
  

评论(14)

热度(1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