瞳行简

身正以立世

【库月】岁岁年年

  新年末尾,日本东京。
  和式的庭院中,纸门大开,冬日的光将内里照的亮堂堂。
  库洛里多手一勾,在月眼角抹完一缕色,直起身来。
  “不错。”
  简短的赞美止不住喜欢的目光,月被注视的有些不好意思,眼悄悄一瞥境中的人儿,可只一瞥,立刻低下头,红了脸庞。
  “怎么?不喜欢?”
  按住月的肩,库洛里多低声问道。
  月摇了摇头。
  “那是觉得不好看?”
  月又摇了摇头。
  “那……”
  看着月的反应,库洛里多上扬的嘴角又朝上勾了勾。
  他知道,那其实是因为,太过好看了。
  新年年末,月经不住可鲁贝鲁斯再三的请求和他的期待,终于点头答应同他俩一起去参加今晚的新年祭典。
  既然是祭典,自然要收拾一番。
  他望着月的眼睛,将许久之前购得的一个朱粉,从袖中拿出。
  轻轻地沾取,稍稍地涂点。
  从月的眼尾处微微拽出一抹颜色,很淡很淡却实实在在有。
  这很漂亮。
  眸依旧是清寒的,却因着这抹西柚添了些温暖,寒温相交,又生出些许温柔,只叫人瞧上那么一眼,心里也跟着软和起来。
  面相这样,衣饰自然也得极美。
  白锦打底水蓝为纹的和式浴衣,蚕丝织就的二指袜,月白的发带简简单单束着那长发,银丝倾泻中,流苏垂髫。
  干净,清爽。
  温和,淡雅。
  因为太过美丽而不敢去看,因为不像平时的自己。
  偷偷地又撇了一眼镜中人,月红着脸,一挪一挪地挪到了库洛里多身后,躲了起来。
  小小的举动惹得透着库洛里多笑意更深,转身将人抱在怀中,额头相抵身子不时轻晃。
  如此之姿,若是月不习惯,他也不想勉强。意见征求还是必要的,他可不想因为他的主导权而变得专制。
  结果月还是应允了,就这样伴着他一起去祭典。
  库洛里多双眼都快弯到了天上,牵月的手紧了又紧。
  可鲁贝鲁斯这厢变成大耳朵熊,吃惊完月的不同后迫不及待地想去祭典。
  很快,祭典上,人声鼎沸,摩肩接踵的好不热闹。
  这并不是一般的祭典,因为祭典上,没有人类。
  道行或深或浅的的妖仙,魔力非同寻常的大魔法师。
  祭典上各逛各的,倒却与人界祭典无甚两样。
  而那清丽脱俗的人儿一经出现,便迅速成为焦点,探寻的目光一一过来,库洛里多将月好生护着,无奈的同时更多的是一种得意。
  仙儿般的人,是他的,是他创造的,独独属于他。
  你们谁都不会得到。
  这般一路闲逛,月被库洛里多牢牢牵着,这边看看那边走走的很忙络。
  不消一会儿,他手中便多了一大串棉花糖,毛茸茸的,团团的,还被捏成了兔子形状。苹果糖的甜蜜还在口中回味,可鲁贝鲁斯坐在库洛里多肩头,大口嚼着鲷鱼烧,不停说着好吃。
  行至某处,人群骚动,吆喝声响彻耳际,二人寻声望去,原是有一小店要举行活动。
  月本就不喜人多,对比也从未有什么参与感,但却在望见奖品时眨了眨眼。
  敏锐的捕捉到月的变化,库洛里多微微侧过头。
  “参加吧?”
  月抬头望向库洛里多,白睫毛又上下跳动着,库洛里多嘴一抿——
  “走。”
  他的孩子从不会主动开口去要求什么,但这并不耽误他了解他的想法,稍微一个动作,一个眼神便能将想法明白所有。
  库洛里多环着月,被人群推搡到最前头。
  活动规则很简单,二人一组,谁先蹬上店家准备的楼梯顶端,谁就算赢了。
  但前提不能动用魔力,二人必须要手拉手,从一到终,不能分开。
  活动简单,参加的人自然不少,库洛里多拉月报了名,站在起跑的红线上。
  “咚咚咚——”
  是心在快跳。
  月不知原来自己参加这种活动还会有紧张的时候,手心微微出汗,出神之际还未回神就听得耳边一声哨响——
  开跑了!
  “哒哒哒——”
  “哒哒哒——”
  木屐在地上快速摩擦,振袖飞扬,摆起奔跑的幅度,出汗的手被一只掌紧紧握住,散着如玉的气温。
  库洛里多迅速进去状态,快着步子奔在前头,左闪右闪的辟开一条顺畅的路。
  他的孩子在紧张,他要他的孩子,安沉下来。
  可鲁贝鲁斯漫天飞,扯着嗓子为二人加油。
  月懵懵地跟着,晚风吹起身前人的发,条条缕缕地打在他脸上生起一时的痒。
  人潮涌动,踏上台阶,追逐那最高点。
  紧张因被牵着而一瞬消失殆尽,他静下心,回应似的回扣住那人的手。
  奔跑在前的身影一顿,接着奋力向前。
  一层一层,不断接近。
  人群开始推搡,有磕碰,有跌绊。
  不能让人碰到月,一丝一毫都不行。
  高大的身影不停挡去周边的混乱,宽厚的胸脊给着身后人绝对的安全。
  他的孩子就这样跟着就好,他的孩子就这样跟着就行。
  “跟紧了——”
  低声一嘱咐,握着月的手又紧了紧。
  热情的汗水不知不觉爬上额角,十指相扣,月低着头望着,悄悄地笑了。
  “哒哒哒——”
  “哒哒哒——”
  木屐打在脚板的声音越发清脆,夹住木屐的脚趾也越发用力。
  呼吸急促,面颊微红,争夺进入尾声,月跟着那闪动着的身影,目光如炬。
  当终止的哨声吹响的那一刻,他堪堪停住。
  仿佛所有的知觉一下更为清晰,呼声阵阵的人群,灯火绚烂的夜晚。
  眼前,一直笑着的人睁开了双眼,眸中辰光浩瀚,灿如星河。
  赢了。
  毫无悬念的,志在必得的。
  库洛里多将奖品放到月怀中,那是一套茶具,上好的白瓷底,红黄相间的复杂花纹,复古又深沉。
  他不明白月为何会喜欢这种东西,但月想要,他就要拿到。
  月抱着茶具,还没在手里放稳,又放回了库洛里多怀中。
  库洛里多有些不解,刚要对上月的眼睛——
  “给您的。”
  低软一声,月侧过头。
  “给——我——?”
  挑挑眉,库洛里多直直地盯着月。
  “嗯。”
  从鼻腔中轻轻哼出的“嗯”,带着安然的乖觉让人听的心头一颤。
  库洛里多眯起了眼。
  “感觉跟您,合适。”
  纤长如玉的手,温和莞莞的笑,拿着精致玲珑的茶杯,喝着他泡好的茶。
  适合,完美。
  库洛里多听着那话转眼一想,微微俯下身,侧着脑袋想去看月的眼睛。
  月偏不叫他看,一味地低着头,只留那眼尾愈加的嫣红叫人揣摩着那靠近带来怎样的羞意。
  库洛干脆一把将月搂入怀中,目不转睛。
  知月如他,却不想今日会错了意。
  他还以为月是自己想要东西,不成想最后却是为了他。
  他在前拼搏奋勇,为偿身后人所想,身后人早已将自己所想偷偷收掉,得了东西,软着嗓子告诉他,其实是想给他。
  他给他绝对的心安,他给他特别的感动。
  他盯着月,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月。
  欣喜与愉悦控制不住,月感受着那气氛的波动,眼尾上挑,嘴角一勾。
  嫣然一笑。
  库洛里多心中一紧,鼻尖对鼻尖,近的不能再近。
  “小月儿。”
  “……”
  轻轻一呼,是孩童状态时最软绵的乳名。
  月的脸立刻红成了苹果糖。
  “库,库洛——”
  手不自觉地在库洛里多胸前乱抓,却被库洛里多一把抓住。
  注视,还是热切的注视。
  那种得有回报的感动一时难以消散,他要将他孩子的羞赧好好一看。
  “我在。”
  沉声一应,库洛里多张嘴,吻上那苹果糖。
  嘴角还真有那酸酸溜溜的蜜甜,蜜入口里,甜进心里。
  吻湿热和缓,高高的长梯上,库洛里多拥着月,情意正浓。
  在天盘旋的可鲁贝鲁斯背对二人,早早地张大翅膀,将二人独包于一片天地。
  新年年末,欢声笑语让人置身快乐的海洋,长吻加深,库洛里多托着几欲晕眩的人,眸中流彩,热切缤纷。
  愿他与他,岁岁年年。
  
  ——END——
  
  
  

评论(19)

热度(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