瞳行简

身正以立世

【萧蔡】情生(半/调/教/文)

       终于有一章可以不用走链接啦,感动哭(ಥ_ಥ)

      (六)悄悄

  一点一点,小心翼翼,满是爱怜。
  像在亲什么手心之物,像在亲什么易碎之宝。
  萧疏寒的吻蜻蜓点水,只那样几下却能点开层层水波。
  蔡居诚瞪着大眼,惊得一动不动。
  从鼻间喷出的气息微热,洒在他的睫毛上,睫毛微颤,蔡居诚闭了眼。
  愈发温柔的吻接着覆在眼皮上,蔡居诚立马陷入晕眩。
  他虽身为近侍,却与师父的亲密,不过搂抱。
  亲吻,顶多顶多是在云雨之后,师父印在额头上的,安慰一吻。
  云雨时师父也从未真正进入过他,大多是用手,要不就是在他tun缝中插 "射,师父于他,始终有一道隔阂,不让情爱轻易渗入。
  而像这样的,满含情意的吻,是头一次。
  蔡居诚既激动又兴奋,感受着不断下移的吻,刚要抬手去搂师父,却被狠狠一推。
  “唔——”
  重新俯身趴下的动作牵到身后,蔡居诚冷不丁哼出声来。
  萧疏寒推开蔡居诚,一下站起身来。
  眼角温良的触感似还在嘴边,萧疏寒紧抿双唇,面寒如霜。
  “师……师父……”
  低低叫了声师父,萧疏寒万年不变的冰面上鲜少的出现了一抹恽色。
  他在怪自己没忍住,竟直接失态成这样!
  多番忍耐终不如意,蔡居诚一个开心的笑就能让他冲破顾虑,行为大大失控。
  不应该的,真是太不应该。
  床上的蔡居诚望着师父的脸色,缓缓垂下头,眼神落寞。
  站在床边的萧疏寒想解释,想解释他的吻不过似平常安慰,可那吻意味特别,他不信蔡居诚感觉不出来。
  太多的解释有时会让事情变得更为扑朔,他不想给蔡居诚留一个可能的念想,所以干脆就什么都不说。
  “别想太多。”
  神色恢复如常,刻意忽略掉蔡居诚那一抹落寞,萧疏寒抬手拍了拍蔡居诚的头。
  “好好趴着,为师去拿药。”
  蔡居诚咬着嘴点了点头,在软塌上重新趴好。
  上药的过程师徒二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说着话,蔡居诚明显兴致不高,萧疏寒更不是什么话多之人,上完药后二人互道了晚安,便各自进了被筒,睡了。
  夜里雨声大的烦人,蔡居诚神经敏感被噪得睡不着。上了药的身后清凉一过,臀根处的辣痛又重新席卷而来。蔡居诚一开始忍着不出声,可是到了后半夜,不得不的睡眠将意识抽走,蔡居诚不清醒,臀根处又疼痛不减,疼得他张嘴嗷呜嗷呜地小声直叫。
  萧疏寒听着那声音,仿佛一头受困的小狼崽儿,不停地在向他求援。
  可前面一吻已是过错,他不想再将人拥入怀中拍背安慰,省得第二天醒来怀中人又生出些不该有的心思。
  他就这样平躺着,听着狼崽儿叫唤,声音从有到无,从高到低,最后消失于雨夜。
  而恍惚中,蔡居诚感觉有人在查看他的伤势,动作轻柔生怕弄疼了他,末了又给他好好掖了掖被角,动作仍是极轻声怕弄醒了他,蔡居诚心中满足,咂了咂嘴,沉沉睡去。
  第二日,一夜雨停,檐下的雨珠一颗一颗地滴向地面,汇成一个小水面。
  天还尚早,刚露的鱼肚白也遮不住缕缕的阳光穿过花窗,透到人脸上。
  该是个不错的天气。
  蔡居诚想。
  深睡也就那么一会儿,他睡得晚醒得却早,一睁眼,刚巧见到辰时的第一缕光,投射在师父脸上。
  萧疏寒这两天折腾得比蔡居诚厉害,好不容易放松下来,这会子呼吸还正均匀。
  蔡居诚撑起身子,凑到萧疏寒跟前儿,轻声叫了叫。
  “师父——”
  “……”
  “师父——”
  “……”
  回应他的还是一片均匀的呼吸声。
  难得师父比他晚醒,蔡居诚又靠得近了近。
  睡梦中的萧疏寒依旧是拘谨的,一板一眼的,可却比平常温和了许多,眉间没了那刻骨的寒,阳光照耀下的睫毛浓密,扇子般时不时地轻扇着。
  很好看,很漂亮。尽管这用来形容一个男人并不合适,但萧疏寒当得起。
  萧疏寒的双眼曾带走无数男人女人的心,即便睡着也不掩那眼皮之下的浩瀚。
  可它却不是最吸引蔡居诚的。
  蔡居诚靠的不能再近,师父呼出的热气能清晰感受,高挺的鼻梁之下,是抿着的薄唇和凸起喉结。
  蔡居诚心又跳的厉害。
  晨光中的萧疏寒仍像一尊佛,沐浴在金黄之中是那样的神圣与高洁。
  就是这样的一尊佛,向他施于快感的漩涡,带他进入无边的快乐。
  薄色的唇一张一合,喉结上下一动,他给予他的命令他无法反驳,也不能反驳。
  喜欢,特别特别的喜欢,唇与喉结,是他难以抵挡的诱惑。
  蔡居诚心跳的简直要窜出胸口,但却似想到什么般,痛的一绞。
  他喜欢又有什么用,师父的态度虽有些暧昧,但总归是趋向拒绝,他总会属于别人,得不到回应的爱又有何意。
  失落的心在看到那张薄唇时却突然又加速悸动,一个不能磨灭的想法一下窜入脑中,然后,迅速膨胀。
  如果一厢情愿是注定,那么他就悄悄的,偷偷的,不为人知的,表达他的喜欢。
  脑中已什么不剩,被那大胆的想法占得满满的,蔡居诚伸手戳了戳萧疏寒的鼻子,萧疏寒一动不动。
  蔡居诚咽了咽口水。
  眼中薄唇的线条优雅不失刚毅,他一点点的凑近,一点点的凑近。
  心简直快要跳炸了,眼前的唇不断放大。
  近了,近了,更近了。
  从小到大,从亲情到爱情,萧疏寒所带给他的,如走马灯般疯狂在眼前掠过。
  汤圆的甜,糖葫芦的蜜,他喜欢,他非常非常的喜欢,他觉得他的爱慕简直快要溢出胸膛。
  当四片柔软终于碰到一起时,只那么一下,蔡居诚便迅速起了身。
  亲上了亲上了,他竟然真的,亲上了!
  脸像被火烧一样,心跳依旧是那样快,止不住的羞意把他掀翻,将他带入一片潮红的海。
  蔡居诚全身发烫,偷亲之后的快慰让他难以平静,一腔热烈无处宣泄,转眸间不经意瞥了一眼萧疏寒的耳朵,蔡居诚脑中不及思考,一下又凑了过去——
  “喜欢您。”
  
  ——TBC

  前文链接:(一)、(二)、(三)、(四)、(五)

评论(52)

热度(2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