瞳行简

身正以立世

【萧蔡】情生(半调教文)

  (十三)鼓楼街夜市(上)
  
  蔡居诚愣了半天没反应过来。
  不带东西,也没有任何特殊要求,就是单纯地到处逛一逛。
  高兴,快乐,开心。
  喜悦后知后觉地填满胸腔,蔡居诚不太敢相信。
  萧疏寒侧目看着强忍镇定的徒弟,勾了勾嘴,挥袖向前走去。
  离别在即,蔡居诚于他不同常人,他就是再看惯离别,最亲的徒弟要离他而去,他多少也得有所表示。
  让郑居和与邱居新自己逛着,他带着蔡居诚先去了南风斋。
  所谓南风斋,不只是鼓楼夜市上最有名的趣玩店,也是整个金陵最叫得上口的。里面的玩意儿高档新奇,连蔡居诚也有所耳闻,此刻经过不免要进去瞅瞅。
  无需多说,在身前走动的萧疏寒一顿身后立刻就抬脚进去了。
  里面的东西果真叫蔡居诚大开眼界。遇光而动的珠扣样式繁杂挂满了柜架,效果各异的脂膏各种罗列,白的灰的各式纱衣,束缚管教的各种工具,有些蔡居诚连名都叫不上也不知其用,琳琅满目的看得他眼乱。
  萧疏寒却已不是第一次来了,像他这类的老主户,掌柜亲自迎接不说,拿货已不从明面儿,而是将他叫至内阁,暗暗地向他介绍真正最新的玩意。
  萧疏寒吩咐了蔡居诚在外候着,蔡居诚在外无聊,自己一人在店里开始瞎逛。
  此刻正值戌时,正是人闲玩乐的时候,店里人不少,蔡居诚到处望着,还得时刻看着路,逛难以专心让他有些不满。
  不再在人多的地方留连,蔡居诚转身去了人少的柜铺前。
  这里放着的大多是过时旧物亦或是寻常杂物,无人整理混乱地堆叠在一起,蔡居诚一眼扫过,目光一停。
  仿佛是在千抹灰中藏着的一抹亮,只露了一星半点却难掩光芒,蔡居诚走到柜铺前,俯身将手探了进去。
  东西拿出,蔡居诚仔细一看。
  是一对ru环。
  由一条红线拴着,上面都粘了灰了,蔡居诚也不嫌,用袖子擦了擦,小心翼翼地捧在手里。
  汉白玉制成的ru环精致小巧,一个环身纹有飞鹤,一个环身秀有冰花,鹤衔花飞,逍遥于天地,无拘于世间。
  蔡居诚见到第一眼就很喜欢,即便它并不是那样贵重。
  将那鹤纹乳环拿高来回转动,月光笼罩下的玉环更加孤寒,环身通透散着冷凉的光,犹如世外的佛。
  像师父,非常非常像师父。
  蔡居诚扬着唇角,不停地转着,眸中起波,似在希望着什么。
  直到一个店工叫他去内阁,他才将东西放下,一步三回头地走了。
  等结账时,他一定要将它买下来。
  行至内阁,安静立于师父身后,师父身旁已包了大大小小不少物件儿,规整地放在一起。
  “伸手出来。”
  萧疏寒道。
  蔡居诚不解,看了看师父,师父面如平常,蔡居诚更加疑惑却还是将手摊直,乖乖伸了出来。
  “两只。”
  “……”
  蔡居诚又将另一只手伸了出来,一旁的掌柜弯眼笑着,温和的眸中满是期待。
  “啪——!”
  竹条抡起狠抽在手上,蔡居诚一声闷哼直接愣了。
  这,这不是说好逛街的么,怎么,怎么还,打上了?
  他到底是没做什么错事啊。
  还未及想明,萧疏寒用竹条在他手掌上掂了掂,是想再打。
  蔡居诚满腹犹疑,却还是重新摊平了手掌。
  “啪——!”
  又是狠狠一下,完全不同于普通竹条所带来的冲击,两下之后,痛感炸裂在手掌,手掌之上却只红了那么一小块。
  蔡居诚抖的举不平胳膊。
  “如何?萧馆主?”
  掌柜媚笑道。
  萧疏寒不应,抬眸看了看蔡居诚。
  “疼么?”
  萧疏寒问。
  蔡居诚搞不懂这二人到底卖的什么药,诚实地点了点头。
  “怎么个疼法?”
  “……”
  蔡居诚眨眨眼,师父这到底想干什么?
  “直说就是。”
  “……疼……呃……不、不是疼——是很疼,很疼很疼,很疼很疼。”
  疼到再挨一下,他就要叫唤出口。
  萧疏寒望着蔡居诚,将一个冰袋扔给他,蔡居诚接过一握,惊奇得睁大了眼。
  痛感直降,一下子便到了他可忍受的范围。
  这到底是些什么东西,竟能如此神奇。
  “还很痛么?”
  蔡居诚摇了摇头。
  “怎么样萧馆主?这金玉竹鞭不错吧?这可是西域进贡给宫那头儿的,只挨个两下便痛如炽烤,什么人叫它管上一管,包能柔顺听话,乖巧服从——”
  掌柜的张嘴与萧疏寒解释着,蔡居诚握着那冰,默而不语。
  打他的是金玉竹鞭,他握着的是雪玉寒冰。
  西域特供于皇宫,一个训人极疼,一个慰人极快。
  用于天家之子,多有贵重,不可言喻。
  可师父训他已有戒尺,怎么会……
  “送于你未来的主儿,就当是为师的见面礼。”
  萧疏寒一言,蔡居诚心凉了半截。
  “师父……”
  声音一下就带了颤抖,蔡居诚难以接受。
  萧疏寒一听眉头就是一皱,狠了狠心,将地址写于掌柜叫掌柜将买下的东西不日送来,掌柜的看着笑成了花,忙招人结账。
  萧疏寒扭头还问他可有看中的东西,蔡居诚咬牙压了压心中难受,到店中将那对ru环拿了出来。
  “不准买。”
  萧疏寒只瞥了一眼便觉其中寓意,毫无商量地拒绝。
  蔡居诚握了握拳,他知道师父定会这样,可他自己身上钱不够,又生怕给别人买走了,只能求师父。
  “师父——居诚就求这一样——就求一样——”
  “不行。”
  果断回应,萧疏寒面如寒铁。
  “别,师父,它花不了您多少钱的,它——”
  “那也不行。”
  “师父——”
  蔡居诚又急又躁,那东西意味非凡,他还准备带着它去——带着它去——
  总之他得要着它,一定得要着它。
  “不行就是不行,你若没什么看中的那就走吧——”
  “师父——”
  眼看师父要走,蔡居诚一个跨步,抬手扯住了萧疏寒的袖子。
  萧疏寒当时被扯的身子就是一顿。
  蔡居诚一愣,僵硬地扯着萧疏寒的袖子,不撒手。
  掌柜的立在旁边,若有所思地搓了搓手。
  只一会儿。
  蔡居诚壮着胆子来回摇了摇师父的衣袖,小声地叫了声师父,伸手指了指那竹鞭。
  萧疏寒明白蔡居诚什么意思,可万事不是靠打一顿就能解决的。他相信他不管提多苛刻的要求,抽蔡居诚多少下,蔡居诚定会不顾一切做到,与其再伤他徒弟,不如他态度硬一点,干脆告诉他不行。
  蔡居诚看师父不动,一下慌了神。
  怎么样,要他怎么样才能得到它们,怎么做才能拥有它们。
     手脚一瞬变得冰凉,蔡居诚却急如热锅蚁。
  一旁的掌柜看着转了个眼,客套的笑容堆满了脸。
  “萧馆主,我看您这徒弟这般想要,您又赏脸多来我们这斋,合着我不赚您这份儿钱,就着这些东西送与您得嘞。”
  蔡居诚一听掌柜帮他说话,眼含了星光去望师父。
  “不准要。”
  “……”
  蔡居诚张了张嘴,想说很多却又说不出来。
  钱已不是问题,问题是师父根本不许他要。
  心凉到无法形容,身子就像又被打入一片灰,颓圮不已。
  “多谢掌柜的好意,我等改日再来。”
  萧疏寒谢过掌柜,盯着蔡居诚,让蔡居诚先走。
  蔡居诚扭头望着那乳环,赶紧伸手摸了摸。
  他那么想要这东西,可无论他有多想要这环儿,最后看来,他与这环儿,终究还是,无缘了。
  
  ——TBC

(ps:第二章,第九章,第十一章链接阵亡了,完结以后会发个总链接,应该是加密的百度云,我先鼓捣鼓捣\(☆—☆)/)
  
  
  
  

评论(51)

热度(1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