瞳行简

身正以立世

【萧蔡】情生(半调教文)

  (十八)请求(上)
  
  蔡居诚望着眼前的师父,微微一愣。
  萧疏寒很狼狈。
  衣服与头发有些凌乱,一夜未睡的眼里水合着血丝,唇周隐隐冒出了胡渣,鼻尖通红,连嘴都在颤抖。
  这就是他离去后,师父的样子么。
  果然还是心疼了,他不忍看师父这个样子。
  “师父别哭——”
  抬手就搂上萧疏寒的脖子,另一只手还安慰性地还拍了拍萧疏寒的背。
  “居诚来了,居诚来了。”
  他成魂了,不管他做什么,都不会再有顾忌,都不会再被说什么了。
  “居诚回来陪您了,终于可以回来陪您了。”
  虚弱地说着话,却听得萧疏寒眼中又是一酸。
  他的傻徒弟啊……
  亲昵地亲上了曾妄想过的耳垂,蔡居诚还咬了咬。
  萧疏寒压着体内的狂喜,抬手回搂着。
  坚持到最后一刻,太好了,太好了,你能醒过来,真是太好了太好了。
  他还以为再也——再也——
  “好孩子好孩子,辛苦你了,真是辛苦你了——”
  萧疏寒抖着嗓音紧紧地拥着蔡居诚,蔡居诚被箍得有些疼,亲着师父耳垂的动作一停,蔡居诚一愣。
  嗯……哪里有些不对。
  按古书所述,通常情况下,一个人的灵魂是虚无透明的,别人看不见他,他也无法实打实的碰到别人。
  可是,现在这状态。
  蔡居诚有些晕,转头望向床的一边,邱居新和郑居和也差不多是红着眼望着他,那架势,分明是能看见他的。
     “……”
  蔡居诚又抬手轻轻戳了戳师父的背。
  手没有穿过,他能实实在在戳到人。
     胸膛之下,是师父有力的心跳。
  “……”
  心中似有万匹快马奔腾而过,蔡居诚抬起另一只手。
  白纱布将受伤的腕部牢牢包住,古朴的药香悠悠传入鼻中。
  蔡居诚不敢相信。
  他,该是没死。
  确切来说,是没死成。
  “……”
  蔡居诚直接懵了。
  萧疏寒就这样拥着人等人回神,邱居新和郑居和一看人醒了,识相地又退出了房间,去准备早膳了。
  屋里又只剩二人,静默得只听得屋外清脆的鸟叫。
  蔡居诚高皱着眉,不能接受。
  他还活着,活着就有可能——再被逼着找主。
  到时他再想死,师父若有防范,那就可能不这样简单了。
  眸子猛然睁大,蔡居诚双臂使力,挣扎着要从萧疏寒怀中出来。
  萧疏寒却将人搂得死紧,不让人动弹半分。
  “放开我——”
  “……”
  “放开——”
  “……”
  “快放开我——”
  “……”
  “我让你放——”
  “对不起。”
  挣扎的动作一停,蔡居诚心头一颤。
  “居诚,对不起。”
  “……”
  耳边的话轻柔的像一阵风,却引得蔡居诚心中地动山摇。
  对不起?对不起什么?
  对不起他逼他参赛?还是对不起他逼他找主?
  对不起完了呢?对不起完了以后呢?以后会怎样呢?
  挣扎继续,可蔡居诚将将醒来,亏损的身子还弱得很哪能挣得过萧疏寒,没个几下又被人按怀里好生搂着,不能动弹了。
  “原谅我。”
  附耳低言,可蔡居诚仍很不安。
  这不跟说“对不起”一样么?
  萧疏寒感受着怀中的颤动,心疼的了不得。
  “居诚……师父……”
  萧疏寒想解释,他想告诉蔡居诚别怕,他想告诉蔡居诚他的无奈与忍耐,顾虑与狠心其实也是那样的合乎情理。
  他独惯了,他的心钝了,不是每个人都喜欢习惯被打破,迟钝的心也不是立马能给予回应。
  他需要时间,他需要刺激。
  他想这样解释,可他又发现他的解释在他徒弟的决绝面前,是多么的苍白无力。
  山巅之上他徒弟早已在默默陪伴,迟钝的心是靠着别人才终将爆发。 
  萧疏寒张着嘴,一肚子的话却只有三个干瘪的“原谅我”。
  蔡居诚不动了身子却仍在颤抖,似听不到萧疏寒的道歉,瞪着大眼一脸惶恐。
  他还在怕,他还在担心。
  “居诚……”
  萧疏寒望着怀里的人,又叫了叫,蔡居诚还是那样。
  萧疏寒垂眸想了想,抬了抬手,缓缓地从袖中拿出了样东西。
  那东西用他贴身的绣帕包着,就像在给新奇的孩子一颗甜美的糖一般,萧疏寒一层一层地揭着,动作很慢很慢。
  “糖”果然是美妙的,蔡居诚看得直了眼,颤抖的身子一停。
  是他在南风斋看到的ru环,但很奇怪,只有一个,只有那绣着鹤纹的一个。
  另一个呢,另一个去哪里了?师父不是不许他要的吗,怎么现在会在师父手里?
  虚弱的身体经不起过多的思虑,蔡居诚混沌的脑子里就像锈掉了想不明白。
       他觉得他不如真死了,真死了便不用再猜来猜去,死了便不用再受这惊吓。
  蔡居诚懵愣着,看着萧疏寒将那个鹤ru环拿在手里,隔着他的睡衣tie在了他的ru上,还来回转了转。
  “您做什——唔——”
  白玉碰到温良的红ru上,微凉的触感让他抗拒地向后一缩。
  萧疏寒的另一只手却牢牢揽着他,不让他后退半分,只得挺着xiong乖乖接受ru环的碰触。
  一圈,两圈,三圈,ru环就这样贴在他的右ru上慢慢地转着,转得他呼吸不稳,转得他ru尖 挺立。
  即便隔着睡衣,都能看到那小巧的形状和粉红的颜色。
  蔡居诚又开始不停发颤,虚弱的身子受不起太多的情yu,再转几下便瘫着身子,软软地窝回了萧疏寒怀中。
  “等你再好些,师父便亲手给你带上。”
  萧疏寒突然说。
  “带上了就是我的了。”
     “……”
  “就再也,跑不了了。”
  蔡居诚慕地瞪大了眼。
  然后,他看见,他师父腾出手,一圈一圈地解开了自己的腰带。
  结实匀称的胸膛中,左胸那抹挺立上,赫然挂着一个ru环。
  正是那不见了的花纹ru环!
  蔡居诚脑中白光阵阵,师父的话,师父的所为,他就是再愣再傻,也明白了。
  “对不起,居诚。”
  “……”
  “就原谅,师父吧……”
  将ru环拿下,萧疏寒重新搂上蔡居诚。
  “对不起。”
  “对不起。”
  “原谅师父吧……”
  “原谅我吧……”
  对不起他的狠心逼迫,原谅他的顾虑与忍耐,然后他求他,他请求他,请再一次伴在他身边。
  蔡居诚僵着身子,听着耳边的低语,一动不动。
  梦寐以求的准许似乎来了,他曾经是那么那么地盼着,那么那么地想着。
  在他割破手腕之后,在他极端的离去之后,终于来了。
  他觉得他其实是死了的,这是他的幻觉,这是他的梦。
     梦里师父回心转意,梦里师父许他留下。
  可是。
  真真切切的心跳声,实实在在的碰触感,都在告诉他——这确实不是梦,也不是幻觉。
  他觉得他的眼睛最近一定是出了毛病,否则怎么会这么容易的,又出了水来。
  蔡居诚拉开师父,低头望着师父的胸前,因为摩擦,还未愈合的伤口又溢出了些许血丝。
  他那时还未醒,师父定不会找其他人来做润滑,麻药又没带在身上,就这样硬生生带上——
  疼,很疼,不敢想象的疼。
  手颤巍巍地抚上师父的胸,却被一双手掌回握住。
  萧疏寒望着他,眼里有自责有愧疚,也有请求。
  能让冰雪之姿的萧疏寒这样的,恐怕也只有蔡居诚一人。
  蔡居诚低垂着眼眸,他很想高兴却发现他怎么也高兴不起来。
  心中也没有那股意料之中的欣喜,他很平静,平静地不去回应萧疏寒,平静地,将手抽了出来。
  
  ——TBC
 

评论(39)

热度(2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