瞳行简

蓝精灵对面的格格巫
杂食党 现cp主曦忘

【蓝氏双璧】三月天

         (四)替罚
  
  第二日,课将上。
  蓝曦臣和蓝忘机显少的没有一起到达。
  蓝忘机比蓝曦臣晚了那么一刻,在叔父将将然开始授课之时,坐到了位上。
  蓝曦臣与蓝忘机并排而坐,距离很近,自然嗅到了蓝忘机那一身的风仆。
  两人没有像往常一样问安道好,而是各自低着头,默而不语。
  不过蓝曦臣还是偷偷地看了看弟弟的脸色,确定如常后便放了心。
  烧退了。
  “将昨天所通之书拿出来吧,我们……”
  叔父的声音,回荡在学堂之上。
  蓝忘机静静地听着,抬眼偷偷瞅了瞅兄长。
  “咚咚咚。”
  心脏狂跳。
  兄长竟也是在看他。
  两道目光只一交汇便立刻散去,二人将头侧开,翻着各自的书。
  兄弟的好处就是,那自带血缘的默契,能让你一个动作,都做的一模一样。
  蓝启仁看书的眼一抬,唇角向下。
  蓝忘机翻着一页书,高烧后的脑中不似平时那般容易集中精力,不受控制地,蓝忘机现在的脑中满是昨晚和兄长那混乱一刻。
  湿漉漉的亲吻,用力的钳制,一向温润的兄长,竟还有那样霸道的样子吗……
  不过想的最多的,还是他想了一夜的那个问题。
  不予回应会让对方陷入无止无境的惶恐与猜测,他多么想做那不予回应的一方,只可惜,他是对方。
        兄长是不是没想好才这样拖延着不应他的?
  因为怕世俗伤害他吗?因为怕流言蜚语针对他吗?
  如果真是这样,那他蓝忘机无所谓。
  他早做好被人指手画脚,被人暗地里说道的准备了。
  又偷偷瞅了一眼兄长,那端正的坐姿,认真的眼神,让他有些确定。
  不会真的是因为这样吧?
  呵,他跟活宝他们一起聚乐时什么脏话污话没听过?兄长不比他,几乎没怎么和这种话接过边。
  如果兄长真的是因为担心他而无法正面回应的话,那他得找个时间和兄长好好谈上一谈。
  那具体,要谈些什么,又该怎么谈呢?
  随手翻了一页,蓝忘机盯着上面的字。
  脑中想过无数种和兄长谈话的场景,怎样让话简练,怎样让话在直达其意的同时又委婉好听。
  想说的话在脑中一遍遍排练着,但蓝忘机又都觉太啰嗦,千万无语,抵不过那一句话。
  “忘机无所谓。”
  “……”
  “……”
  想多的后果就是,全身心的走神,和情不自禁的脱口而出。
  “忘机。”
  叔父严肃的声音从头顶传来,蓝忘机吓了一跳。
  这,这还是在叔父的课上呢,他竟敢在叔父课上如此走神。
  这可真是越来越不像他了,自律雅正的含光君,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变得这样大胆。
  在蓝忘机还在担心叔父会多加询问的时候,没想到,叔父只说了那样一句话。
  “你接着曦臣的背。”
  接着兄长的背,接着兄长的背。
  嗯,兄长他,他是背到哪里来着……
  眼神不自觉的又瞅向兄长,只见兄长藏在衣袖下的手,微微动了动。
  五指并拢前后左右晃动。
  血缘默契的高超再度显现出来,蓝忘机几乎是在看到的那一瞬间,心领神会。
  第五页的第五行的第五个字。
  但如果这种心领神会,能用在他所思之事上就好了。
  抑扬顿挫的声音,开始响彻学堂。
  高烧后的第一天,他又废心思想了那么多,脑子更加晕乱,但即便是这样,他也背的流利无比,不曾停顿。
  “不错。”
  示意蓝忘机停下,蓝启仁抬头看了一眼学堂中的其他人。
  “今天的课就先到这里,曦臣与忘机留下,其他人走吧。”
  “……”
  半响。
  学堂里没人动作。
  这,这,这,今天的课,就算上完了?
  时间比平时上课短了整整一半儿,这也太快了吧。
  蓝曦臣也是有些不信,他弟弟频频走神连带着他叔父也不太正常了吗?
  “怎么?都没听见?”
  “……”
  蓝启仁话音刚落,其余蓝氏子弟快速地收拾着书桌上的东西,起身朝蓝启仁鞠了一躬赶紧走了。
  学堂之内,瞬间只剩三人。
  “叔父……”
  蓝忘机轻轻叫了声,眼皮一跳,隐隐感觉有些不好。
  而果不其然的,只见叔父走到兄长书桌前,用戒尺轻轻敲了敲兄长的书桌。
  “砰——”
  蓝忘机脑中猛的一响,全身的肌肉都紧张起来。
  “叔父?”
  又叫一声,蓝启仁却不去理蓝忘机。
  蓝曦臣微微咬了咬嘴,藏在衣袖下刚刚给蓝忘机暗示的那只手,乖乖的伸了出来。
  蓝忘机立马会意。
  他叔父是什么人呐,他俩平时微微走神他叔父都能注意到,如今在他眼皮子底下小动作这那的,还指望他叔父看不见?
  戒尺高昂,眼见就要落下,蓝忘机迅速地坐到蓝曦臣身边,手一伸,将手挡在兄长手上。
  “忘机——?!”
  薄木板接触皮肉的声音和着蓝曦臣的一声惊唤,在学堂内扩散开来。
  “忘机走神,忘机心不在焉,是忘机的错,与兄长无关。”
  “……”
  蓝启仁黒着脸,将戒尺从蓝忘机的手上拿起。
  “不是,叔父,是曦臣擅自给忘机提示,不关忘机的事。”
  生怕叔父下一秒又一戒尺打过来,蓝曦臣将手从蓝忘机手下抽出,挡在蓝忘机手上。
  “不对,叔父,若不是忘机走神,兄长他也不会——总之都是忘机的错,您要罚就罚我——”
  蓝曦臣刚说完话,刚把手放在蓝忘机手前,蓝忘机就接着蓝曦臣的话,把手翻了上去。
  “忘机——”
  蓝曦臣看向蓝忘机,蓝忘机抬着头看着叔父,目光坚定。
  “不是,是曦臣的错。”
  转回头,蓝曦臣将手又翻到蓝忘机手上。
  “不是,是忘机的错。”
  “是曦臣的错——”
  “是忘机的错——”
  “是曦臣——”
  “是忘机——”
  “……”
  “……”
  兄弟二人你翻过来我翻过去,还不忘争着认错。
  蓝启仁看着底下这两侄子的举动,眉皱的比天高。
  “都有错,都该打。”
  清冷一声,蓝启仁用戒尺分开两人的手掌,戒尺微横,挥了下去。
  蓝启仁打人很疼,因为他不管错大错小,打人永远就一个力道,用尽全身的力道。
  两张漂亮的手掌只一下便犯了红,蓝曦臣看着比自己多受那么一下的弟弟,动了动胳膊肘。
  即使在两人都受罚的情况下,他这个做哥哥的,还会想着法的让弟弟少受点。
  将弟弟往一边推推,因为戒尺打到弟弟的手掌时已到尽头,将弟弟往一边推,弟弟便能与那戒尺少接触一些。
  感受着身体的推力,蓝忘机纹丝不动,甚至还主动往里坐了坐。
  既然不能替兄长免除苦痛,那他们就同甘共苦,所受之过必须一样,少一点都不行。
  兄弟二人小动作不停,蓝启仁看着,停下了手中的动作。
  五下过后,兄弟俩的手又红了一个程度。
  “你们两个。”
  蓝启仁极力压住体内冲天的怒火,俯身伸出空着那只手,盖在了蓝忘机额上。
  “叔父?”
  蓝忘机惊道。
        感受着那比常人略低的体温,心中怒火终是不再刻意去压制,蓝启仁抓过蓝忘机的手腕,举起戒尺就是三下。
   此三下除去全身力气还加了几成内力,蓝忘机高举着手极少忍不住的闷哼一声,蓝启仁还要再打,却见一旁的蓝曦臣直接站起身来,将自己的双手挡在蓝忘机手前。
  蓝启仁眸眼睁大,看向蓝曦臣。
  “你——”
  蓝启仁气极,一咬嘴,直接将戒尺扔到了地上。
  “我看你能护他到什么时候!!!”
  怒吼一声,蓝启仁甩袖而走。
  学堂内一时陷入沉静,只留蓝曦臣和蓝忘机,一站一坐。
  良久。
  蓝曦臣俯下身,给蓝忘机的手吹了吹气。
  “好弟弟。”
  边吹边用那只未红的手掌轻轻抚摸蓝忘机的手面。
  蓝忘机身子一颤。
  正如他很少叫哥哥一般,兄长也很少叫他,弟弟。
  而且,还是,好,弟弟。
  “兄长。”
     动了动手,蓝忘机看向蓝曦臣。
  “叔父也真是,都说了打我就是了,这要是打坏了,以后可怎么抚琴……”
  又吹了一口气,蓝曦臣更轻更轻地摸着蓝忘机的手面。
  蓝忘机望着身态微伏的兄长,手慢慢收缩,想去抓兄长的手。
  “还好没伤到筋骨,就是肿了些,上点药即可。”
  不着痕迹的收回手,蓝忘机手中,一片空空。
  蓝忘机眸中一暗。
  “过会儿兄长就去拿药,上完药你就去收拾一下,一同随我去云梦莲花坞吧。”
  “嗯?”
  现在去云梦莲花坞?去干嘛?还有,他什么时候说他要去了?
  “江家家宴,赶巧又碰上魏婴的生日,所以请了很多人去。”
  “……”
  “那太热闹,叔父长辈们不想去,小辈们又不足以代表我们姑苏蓝氏,况且之前叔父问你意见,你说……”
  “……我?忘机说了什么?”
  “你说,你……无所谓……”
  “……”
  
  ——TBC

  

评论(8)

热度(1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