瞳行简

蓝精灵对面的格格巫
杂食党 现cp主曦忘

【澄羡】不言中(日常甜~)


  夜,江家莲花坞。
  在师姐那喝完整碗莲藕排骨汤,魏无羡打了个大饱嗝,拍着圆滚滚的肚皮,一步三晃的回往宗主室。
  回到宗主室,魏无羡除了衣,泡了澡,将自己洗白白,身子都快搓掉三层皮的,简单穿好睡衣,抱着被子,滚入床中。
  很晚的时候,江澄才回来。
  回来一见床上的隆起,越发轻着手脚,洗漱一番也上了床。
  云梦冬季的阴冷让暖好的被窝此刻躺起来是多么的幸福,江澄一掀被子,呼呼的热气便直扑脸面。
  早已为江家宗主的他,每天要面对各种杂七杂八的事情,此时一回到二人共处的小窝,又有温软在侧,融融的暖意合着那人身上淡淡的乳香,好闻得让他全身一松。
  紧绷一天的神经现下完全放松下来,江澄闭着眼,舒缓着气息,平躺着准备入睡。
  他没有侧身去抱魏无羡。
  魏无羡背着江澄,眼瞪得犹如铜铃,他知道为什么。
  绷直的脚尖轻轻戳戳江澄的腿肚,江澄没反应。
  又戳一戳,还是没反应。
  魏无羡有一下没一下地揪着被子,脚收了回来。
  帮蓝氏兄弟互通心意的整件事做下来,他身旁的这个老主户还是有些在意了。
  他自问心无愧,他也知身旁之人不是那种敏感到处处怀疑之人,可生气了,他还是生气了。
  明知不可而为之,江澄素来讨厌他肆意插手他人之事,即便有家训撑腰,可江澄还是讨厌。
  讨厌他不计后果的帮这帮那,讨厌他时常跳脱的给他整一出出意外,总之凡是脱离江澄所掌控的,不管事后好坏,江澄都会讨厌,江澄都会生气。
  魏无羡对此没啥辙法,可他知道江澄也是为他好,所以一旦遇上这等事,免不了要一阵卖弄讨好,直哄得那人消气才好。
  “阿澄~”
  山路十八弯的还嫌不够的又拐了好几个弯儿的叫了一声江澄,魏无羡绷直了脚尖,再轻轻戳了戳江澄的腿肚。
  江澄听着,微微睁开了眼睛。
  “阿澄~”
  脚面干脆直接贴到了那腿肚,摩擦,来回的摩擦。
  江澄依旧眯缝着眼,不为所动。
  魏无羡眼睛一转,撅了撅嘴,暗叹江澄心硬。
  罢了罢了,他作的他认了,谁叫他不与他商量,一人决意去做呢。
  摩擦停止,魏无羡转过身体,直对江澄,两只爪子一伸,一把抱住了江澄的一条胳膊,脸蹭到肩头上,左右擦动着。
  “阿澄~还在生气嘛~?不要生气了好不好~”
  软颤着声音,魏无羡边说还故意嘟着嘴,脸使劲擦动着江澄的睡衣,腿脚并用的攀覆在江澄身上。
  “我错啦我错啦,阿澄不要生气了~不要生气了~”
  擦动继续,魏无羡的声音越发娇气,江澄眉目一低,看着身旁不断动作的人。
  “阿澄。”
  眨巴眨巴,眨巴眨巴,大眼水灵灵的眨巴眨巴,魏无羡一见江澄终于肯看他,嘴一咧边笑边继续唤那人的名字。
  “阿澄~”
  “大阿澄~”
  “澄澄~”
  江澄静静地听着,刀锋般的脸上似被月色渡上了一层温柔。
  他就喜欢看他这个样子。
        为他显软卖娇的样子。
  在外人面前浪荡不羁,游刃有余的谈天说地,勾男搭女的好不利索,可到了他跟前。
  只有到了他跟前。
  在外头所有的呼风唤雨,所有的健谈不倦,都通通化作虚无,为着他的态度而有所改变。
  低软着气势,柔顺着眉目,额前细碎的刘海因摩擦而弯曲凌乱,那张微微泛红的白脸上,嘴巴都快要撅到了天上,软萌乖巧着还不依不饶的还一遍遍叫唤着他的名字,甜蜜齁人的嗓子像极了那刚犟出来的小猫,喵呜喵呜的格外惹人生怜。
  巨大的满足感和独占感让江澄阴了许久的心照进满满的太阳,长臂一伸,大掌一挥,直接将人半搂着,压在了身下。
  额头互贴,鼻尖相对,气息可闻。
  魏无羡自知江澄气消,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知道错了?”
  低沉着声音,比他更具磁性颤音响遍他的耳蜗,魏无羡身子微微一颤。
  “错了错了,都是我的错,都是我的错,阿澄你别生气——”
  手半握成小拳头,一下下的顺过江澄的胸膛,江澄嘴角一勾,将那小拳头握进手里。
  “还真当自己是猫了。”
  “啥?”
  “以后还会不会?”
        “哈?”
  “问你以后还会不会——”
  “呃……”
  “快说!”
  腰间软肉被一只手用力一捏,魏无羡又惊又疼地弓起了身子。
  “阿澄——”
  “你有什么计划,你有什么想法,都得跟我沟通过,商量过才行知道嘛——”
  “……”
  “魏无羡——”
  急急地叫了一声,魏无羡一下睁大眼,四目相对间,江澄一脸认真。
  他盯着他,他也盯着他,不许他有一丝的慌意。
  魏无羡哪知江澄会这般认真,只得呆愣着盯着他,一动不动。
  甜蜜的气氛一时变得有些严肃,二人相望着,半响无话。
  非要讲清楚的话,这个承诺魏无羡给不起,他也不能轻易给。
  他坦言他做不到,郑重的承诺违反一次便能教人伤透心,更何况他可能不止违反一次。
  很多事,都是不等他们商量好便会发生的,随机应变,将在外,令有所不受。
  “阿澄……”
  细细地看着身上人,魏无羡半垂着眼眉,伸手去搂身上人的脖子。
  江澄一皱眉头。
  “……”
  蹭蹭蹭蹭,魏无羡扭软着身子又开始蹭着江澄。
  江澄好生搂着,将身上的被子仔细裹了裹确保窝内热气不减一分。
  “你听阿羡给你说~你听阿羡给你说~”
  娇娇的声音再度响起,每每魏无羡将自己称做“阿羡”时,江澄都不可抑制的酥软一身骨头。
  “阿羡告诉你哦~阿羡其实……”
  咬上江澄的耳朵,魏无羡鼓动着嘴巴。
  唾液的叭滋声让江澄身子一僵,拥着魏无羡腰的手让魏无羡更加的贴近自己,偏魏无羡还大(富强)张着(民主)双腿,主动的攀(文明)上自己的腰,夹紧,摩擦。
  “你——你——”
  嘴巴张合着,身下人脸已然是绯红。
  每次,他让他做类似这种的承诺,都会被他以各种当时回避,然后不了了之,只是这次,以小见大,不能再拖,不能回避了。
  魏无羡同他说了很多,但魏无羡又什么都没说。
  叭滋叭滋,嘴巴张合,后来反客为主,他咬着他,一遍遍回应他的诉求。
  笑嘻嘻地,他们像两只八爪鱼,攀附在对方身上,没有一丝缝隙。
  江澄按骂一声妖精,加,速着身间起伏。
  他知道魏无羡想同他说什么。
  他将全部的信任赌压在他身上,赌他给他,求他给他,一片自由飞翔的天。
  绝对的信任,绝对的相信。
  打个比方,他会出格,他会时不时的来个惊悚,但他信他,能帮他收好尾,帮他善好后。
  这不是什么好差事,可江澄乐意。
  谁叫他栽到了他手上,况且他都那般信他,那般求他,他怎能不应。
  不过气还是要生的,冷不丁的给你作出件事,好事就罢了,坏事还不能让他先生生气啊?
  重重一击,魏无羡眼前一阵飞花。
  江澄卖力至极,恨不得将他顶飞。
  莲花冷香夹杂着太阳的朝气在室间一瞬爆发开来,床幔飘散,床间一阵狂动。
  再多的话,再多的事,早已不用再说,纷纷扬扬,他们想做的,他们想说的,一切尽在,不言中。
  
  ——END——
  
  
  

  
  
  

评论(6)

热度(2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