瞳行简

身正以立世

【蓝氏双璧】春日泽

前文目录:(一) (二) (三) (四)

   (五)亲昵(上)
  
  蓝忘机拿着勺子,不知是该放下还是该继续这样举着。
  “学得不错呢。”
  又小嗫了一口,蓝曦臣夸奖道。
  蓝忘机眨了眨眼,缓缓地将勺子放下了。
  兄长给他台阶下,他不能不识好。
  “……过奖了……”
  “你能再给我盛一碗么?”
  蓝曦臣举手到蓝忘机跟前,亮了亮自己快要见底的碗。
  蓝忘机微微一愣,接着给蓝曦臣盛上了。
  看着一小口一小口喝粥的兄长,蓝忘机觉得有些奇怪。
  夜晚偶然感到饿这很正常,可像兄长这般的,怎么都感觉像是很久没吃过饭了呢……
  蓝忘机保持着好奇,直到蓝曦臣很不好意思却还是问他要了第三碗粥的时候,蓝忘机才像终于意识到了什么似的,眼眸睁大,脱口而问:
  “你很久没吃饭?”
  蓝曦臣嗫粥的嘴一闭,淡淡一笑。
  “没有,不过是为了能快些到江家,多废了些力罢了。”
  “那也……”
  “是真的。”
  蓝忘机望着那坦然的笑,眉眼一垂,抬手给蓝曦臣盛了满满一碗粥。
  后厨内一时无话,只听得蓝曦臣那很轻很轻的嗫粥声。
  待第三碗粥见底,天都快破晓了。
  蓝曦臣用绣帕擦了擦嘴,缓缓地站起身来。
  “我还能再来么?”
  “嗯?嗯。后厨闲杂,蓝大公子来便是。”
  “那就好。”
  又道了声谢,蓝曦臣上下好好看了蓝忘机一眼,这才走了。
  蓝忘机望着那飘然的背影,五指紧握。
  好一会儿,那紧握的五指还不肯放松,本就清寒的面孔更是满覆寒霜,眉眼中也是少有的烦乱与焦虑。
  他其实并不相信他兄长只是连夜赶路才这样饿累,就像,他兄长到现在都不相信他不是蓝忘机。
  源于兄弟间的了解,源于兄弟间敏锐的直觉。
  连夜飞行根本不至于那样狼狈,而后一点,兄长虽然明面上那样说了,但蓝忘机知道,兄长心里,可不一定这样想。
  他不清楚他不在蓝家的那四天兄长发生了什么,亦不清楚此刻兄长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一切都感觉像是在做梦。
  早知道,就不听叔父的,留下来了。
  脑中一度又回想起那日静室发生的所有,蓝忘机揉了揉眉心,一直烦乱的心此刻更是无比的焦躁。
  但烦乱也罢,焦躁也罢,如今这般他也只能先这么维持着,走一步看一步了。
        蓝忘机就这样想着,就这样一直站着。
  不知何时,袖口被人轻轻一拽,蓝忘机抬眼看向来人。
  江家小厮那诚惶诚恐的眼神映入眸中,蓝忘机四处看了看,微不可觉地皱了皱眉。
  早已日上中午的后厨却像要被冻上般,寒冷彻骨的让人直哆嗦。
  但已经,是中午了么,他就这样一直站着,站到了现在?
  一夜未睡。
  掌勺的厨子们在他身后瑟瑟地挤在一起,要不是实在不行了,中午宗族子弟必须要吃些正经饭了,他们也不想去碰触眼前的青年。
  蓝忘机收去一身气势,道了声抱歉,出去了。
  他没想到会这么快再次见到兄长。
  还能再来的兄长真的再来了,不过来得有点快。
  快天亮时才分离,中午就相见,这期间才隔了几个时辰。
  蓝忘机望着自己房间门口,斜斜地探出来的脑袋,冰冻许久的脸上出现了那么一丝暖色。
  蓝曦臣俯贴在门口上,正午高升的阳光照得他身上满是金光,头顶发丝也有那么几根炸了毛,无序地翘着和着那暖暖的光,毛茸茸的像只小动物。
  蓝忘机还没想出是什么动物呢,蓝曦臣便扣了扣门,说话了。
  “我能进来么?”
  蓝忘机边点头边要从床上下来。
  一夜未睡,中午蓝家又有午睡的习惯,蓝忘机一回自己房间便想睡会儿,可这到底不是自己家,四天除非夜休才会上的床,他想了想便没去睡,合着衣服盘腿打坐起来。
  也就打了那么一会儿,不曾紧闭的门发出吱呀一声,蓝忘机一抬眼。
  “你不用下来,坐着便是。”
  蓝曦臣整个身子探进来,手里还抱着个香炉。
  “蓝大公子……怎么找到这里的?”
  收回欲下床的腿,蓝忘机重新盘好,挺直腰板。
  “去了后厨找你都说你回房了,就问了你房间的位置。”
  蓝曦臣手中火星一亮,紧接着,香炉升烟,微浓的檀香混着少许的兰幽在卧房内飘散。
  蓝忘机嗅着那熟悉的味道,做了个深呼吸,心中难得清净。
  静静地,蓝忘机半盍着眼等着兄长说话,可等了半天,硬是一句也没等到。
  恍惚间抬头,却发现,点完香炉的兄长,坐到了茶桌旁的凳子上,一只手放在桌上,一只手放在腿上,早已闭目养起神来,腰板挺的很直。
  蓝忘机眨了眨眼,微微颔首,紧抿着的嘴角稍一放松,带起一条好看的弧度。
  简单的卧房里重新陷入沉寂,如此却并不显生疏冷硬。
  昨晚至今晨的交流已是够多,再多便是聒噪,又撞上蓝家午休规矩,自是都不愿多言,自觉遵守起来。
  时间慢慢流逝,日头也愈升愈高,冬日温暖的光透过门透过窗皆洒在二人身上,让人有些懒洋洋,蓝忘机微微仰头,感受着这满是暖意的放松。
  可毕竟是正面直冲太阳,眼眸有些受不太住,蓝忘机下意识地侧回头,躬了躬腰,眼睫抖动。
  视线模糊中,金光笼罩下的那抹身姿润和中更带了些神圣,蓝忘机刚想偷瞄一眼——
  “挺直腰,不许分神。”
  不咸不淡的一句话,没有他的冰寒冷峻,没有他的肃板苛严,却尽是威严,教他不能不听。
  来自兄长的威严。
  蓝忘机几乎是在听到那一句话的当时就立刻端正了身板,闭紧了眼眸静心打坐。
  而仿佛就在那一瞬间,他们还是平常的他们,他们还在那个平常的蓝家。
  有空没空的一起打打坐,偶有神游再互相提提醒,打完坐再有一搭没一搭地聊聊天,话不多,气氛却格外好。
  如果能一直这样便好了,没有那婚嫁的束缚,没有那传宗接代的顾虑,他们安安稳稳的,窝一方小天地,享受只属于他们的时光。
  蓝忘机不由心生向往,而在感受到兄长直直地注视后才彻底收心,专心打坐着。
  日上最高,江家开始热闹起来。
  蓝家的作息与江家的作息要晚那么一刻钟,眼见着外头越发吵闹,兄弟俩却依旧于床、凳上一动不动,很是镇定。
  蓝家规有云,就算外界众多纷杂,也要心如止水,克己严律。现下即便身处在外,也要时刻谨记,不得有违。
  吵闹终过,蓝曦臣和蓝忘机同时睁开了眼睛。
  “坐到此刻,不会误你事吧?”
  蓝曦臣有些“担心”地问。
  “不会。”
  蓝忘机摇了摇头,和兄长有一搭没一搭地说了些话后,便起身去砍柴了。
  “淼甚你除了砍柴,都不做别的么?”
  坐在小板凳上的蓝曦臣挽着袖子帮蓝忘机立着柴,时不时地问上这么一句。
  “嗯。”
  “为什么?”
  “因为……”
  “啪——”
  木柴两半,蓝曦臣又拿了一块。
  “臂力惊人。”
  “……”
  晚饭的时候,蓝忘机又熬了一锅粥同蓝曦臣共饮,兄弟俩并肩坐着,你一口我一口地小口嗫着粥,默契无言。
  而等到月落枝头时,蓝曦臣知道,自己该走了。
  天公此时也不做美,竟淅淅沥沥的下起了小雨。
  “明天,我还能再来么。”
  望着门外雨,蓝曦臣喃喃道。
  “嗯。”
  “那……”
  冲着蓝忘机点了点头,蓝曦臣转身走出后厨。
  看着那轻轻合上的门,蓝忘机的手又紧紧地握在一起,烦躁再度袭上眉间。
  舍不得,舍不得,一如平常的相处,无波融洽的气氛,熟悉的感觉一旦唤回便噬骨吞魂,乞求着那不少一刻的相伴,舍不得,舍不得,就是舍不得。
  蓝忘机一个深吸,步伐不经思考地快速走到门前,刚要开门,门却自己开了。
  一个脑袋从门外斜斜地探了出来。
  蓝曦臣俯贴在门口上,肩上落了些雨水,头顶发丝也因着雨水有那么几根炸了毛,无序地翘着和着身后翻飞的潮气,毛茸茸的像只小动物。
  “呵,外头下雨了,我住的地方离这又远,你看……”
  蓝曦臣一顿,眉眼弯弯,冲着蓝忘机款款一笑。
  “要不我在这留一宿?”
  
  ——TBC
  



评论(29)

热度(159)